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00.七天倒计时开始

「啊啊又输了——!真是的,烦死了!」狭窄的房间里,名为鹤丸国永的少年烦躁的将游戏手柄摔在地上,泄气的倒在床上用手捂着眼睛嚷嚷着,「好无聊,好饿啊!」

话落,门口传来「咔嚓」一声。

来者是一位名为三日月宗近的男生,他手提着什么带着微笑走进了屋子,在看到满地的奇怪杂志以及零食袋子和到处乱扔的衣物之后沉下了脸。他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坐到了鹤丸的身旁,很显然鹤丸没有发现他。他看着这位肝火旺的年轻人沉默了一会儿,伸出一只手,伸向鹤丸白皙的脸庞。

紧接着——

「啊疼疼疼疼疼!!!很疼啊——!」鹤丸哀嚎着打开了三日月揪着自己脸颊的手,微怒的瞪着他,「你进来都不能打一声招呼吗!」

三日月冷笑了一声:「不敢,我可不敢打扰了您这位少爷的休息时间。」

「你明明已经打扰了!」

「可能是因为你的睡相可爱的太让我想在你的脸上狠狠的捏一下的缘故吧。」

「这算什么?!!」

三日月停止了和鹤丸无休止的斗嘴,偏过头看着满屋狼藉,问道:「鹤丸,你在这种地方,是怎么活下去的?」

「哈?」鹤丸顺着三日月的视线看去,便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道,「这个嘛,嘿嘿,其实感觉还并没有那么糟糕吧。」

三日月的脸一黑,给了鹤丸一个响亮的脑瓜蹦之后,叹了一口气站起身,一边收拾这个屋子一边苦口婆心的说道:「鹤唷,我才出去三四天而已,你就可以把屋子折腾成这样。看这样子,你这几天吃的估计又是一些垃圾食品吧…?」

鹤丸不服气的嘟囔着:「谁叫你以前给我喂的太好了,搞的我现在吃其他的饭菜都觉得没胃口了……」

三日月并没有听见这句话,他将垃圾全部收进口袋中,微微侧过头用余光瞟了一眼鹤丸:「帮我把这些垃圾放到门口去,一会儿我走的时候直接带走。」

「……噢。」鹤丸应了一声,低着头慢悠悠的来到三日月的身边。

……果然,还有事情吗……?

「怎么了?」三日月察觉到了鹤丸的情绪变化,并没有将手中的一袋垃圾直接给他,「生气了?」

「没……」鹤丸依旧低着头,伸手去拿那袋垃圾,三日月却躲开了鹤丸的手。

鹤丸一愣,抬头用「?」的表情看着三日月,三日月却只是微微一笑,低下头在鹤丸的脸颊上轻轻地舔了一下,舌尖传来的灼热让鹤丸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鹤丸猛地后退了一步,红着脸看着三日月,「你,你突然之间干什么啊!」

「我以为刚才把你捏疼了,这样的话舔舔说不定会好一些。」

「我都说没事啊!话说回来这种事情根本也就是骗人的吧,哪有舔舔就好的说法,你又不是猫!」

「哈哈哈,鹤丸吐槽好厉害呢。」

「……你这人真是!」

鹤丸终于恼羞成怒,一把抢过那袋垃圾三步化作一步的走出了房间。

三日月看着鹤丸的身影笑了笑,转身便开始忙碌于给鹤丸准备晚餐了。

他们两个人是同学关系,当然,这只是其他同学眼里的关系。私底下,他们两个人经常会做一些好像只有恋人之间才会做的事情,但实际上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却并不是恋人,总是保持着一个很暧昧的关系。

鹤丸在门口放了垃圾后,默默的站在外面吹着凉风,想要平复心中风起云涌的心情。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他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为这种虚无缥缈的关系感到不耐烦。三日月每天都回来他家,帮他收拾家务给他做饭,时间晚了的话就会在这里留宿。不过最近这几天,三日月因为有事情,经常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有时候甚至不来。鹤丸经常会为了这件事感到烦恼,但同时也会为了自己因为这点小事而烦恼感到可笑。

——本来我们两个之间也没有什么。

鹤丸想到这里,不由得捏紧了拳头。

「滴滴——滴滴——」

忽然,鹤丸的手机震动了几下,应该是什么邮件进来了。他咂了咂舌,非常不耐烦的拿出了手机查看邮件内容,却见邮件的标题栏是一些乱码,发送人未知。

「嗯?什么情况?」鹤丸狐疑了一声,点开了邮件。

邮件的内容很简短,也很直接——

「凌晨起,七天后,他会忘记你。」

鹤丸看着这个内容,心里琢磨着这是不是骚扰短信的时候,又一封邮件进来了,发送人是一样显示未知,而邮件里面写的是——

「三日月宗近。」

「?!」鹤丸一惊,紧张的四处望了望,没有看见有什么人。

「这是怎么回事啊……」鹤丸拿着手机,紧皱着眉头喃喃道,「这真的是骚扰信息吗……?」

凌晨七天后,他会忘记你,是三日月宗近。

鹤丸首先是这么理解的,但他又觉得这个太扯了,可能是谁做的恶作剧。

「鹤,你还在外面做什么?饭已经做好了快进来。」

「哦哦……」

鹤丸想了想,就算是个恶作剧,也还是感觉有点后怕,便拿着手机走进屋子里非常直接的拿到了三日月的面前。三日月瞥了一眼鹤丸,挑眉:「你想干嘛?」

「你看这个邮件的内容。」

「——……」

三日月很快看完了邮件内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大的反应,只是拿过了鹤丸的手机,非常果断的删除了那两封邮件,笑道:「你该不会相信这种小孩子的恶作剧吧?」

鹤丸就知道三日月会这么说,不服气的抬起头一把抢过自己的手机道:「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啊!我只是觉得,觉得稍微有点可疑而已啊……」越说越没有底气,鹤丸干脆垂下了头,手紧紧地攥着手机。

不好意思了啊……

三日月眼里渗透着笑意,他勾起嘴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鹤丸的头,将自己的下巴抵在他的头顶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要忘记你,至少我看来,仅仅是七天,我甚至连你的声音都无法忘记。」

「……这谁也说不定。」

「哈哈哈,鹤丸。」不知道什么时候,三日月的鼻息靠近了鹤丸的耳朵,湿热的呼吸落在鹤丸的耳背上,令鹤丸的耳朵渐渐染上了红晕。三日月很满意他这种反应,声音低沉的问道,「你害怕我忘记你吗?」

仿佛自己想要深藏的秘密被人知道了一样,鹤丸推开了三日月捂着自己的耳朵大声说道:「这种事情,不要问我啊!白痴——!」

「一点都不可爱啊。」三日月笑着,缓缓走向玄关处,「我今天还有事情,就先走了。饭菜都在桌子上呢,吃完了记得自己把碗洗了。就这样,再见——」

「……再见。」

直到三日月离开,鹤丸才坐到床上重重地送了一口气。

他看着桌子上卖相非常好的饭菜,又想到刚才三日月的言行举止,不由得紧紧抓住枕头,将脸埋了进去,嘟囔道——

「三日月,你这个白痴!」


——

【1.此文没有按照原作人设写,望轻喷。

2.这是“七日死”的梗,不过文章整体是欢快的,不虐_(:з」∠)_

3.嗯,更新时间完全看心情(喂)

4.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说。】


评论(5)

热度(44)

  1. piemul832kt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