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1 day.奇怪的道具

一大清早,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的名为鹤丸国永的年轻人下意识的点开了手机,便看见了一条令他心情不好的邮件——

「第一天。」

依旧是未知的发送人。

「啊,烦死了——」鹤丸头疼的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将手机扔在了床上就去了洗手间。

一大早就这样,真是难受啊。

鹤丸看着镜子中有些憔悴的自己,咂了咂舌低下头去。

三日月会不会真的在七天之后就把自己给忘记了呢?

这种事情谁知道呢。

——

「唷,鹤丸,今天这是怎么了呢?」同鹤丸说话的是学校有名的人气偶像和泉守兼定同学,今天的他还是依旧的带着他和善的气场靠近鹤丸,笑着摆摆手,「怎么今天不闹腾了呢?」

「啊没什……」

「有什么心事的话不好好讲出来的话,脸上可是要多长很多皱纹呢。」

「……」

鹤丸一脸黑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本身兼定散发出的强大气场已经让鹤丸心理压力倍增了。

「难道说,是和三日月表白结果被拒绝了所以就这样……唔——!」兼定的话还没说完,鹤丸依旧已经冲上去捂住了他的嘴,但是看起来还是晚了一步,班上其他的同学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鹤丸咬咬牙,一把将兼定拽到了教室外面没有多少人的地方,道:「大庭广众之下你瞎说什么鬼话!」

「欸?」兼定听了,只是用一种很不解的表情看着鹤丸,「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为什么我非要给那家伙表白不可啊!」

「哦——我明白了!」兼定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鹤丸的肩膀,坏笑着,「你的意思是说,其实你想要三日月给你表白但他却一直不和你表白,对吧!」

「我可以揍你吗?」

鹤丸放弃了和兼定在思想上面的沟通,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后道:「实际上,昨天晚上我收到了一个邮件?」

「邮件?很特别吗?」

「嗯……」鹤丸一边打开手机一边念叨着,「与其说特别,不如说我都不确定这个邮件是不是恶作剧邮件。」

「是什么内容?让我看看——」

兼定拿过鹤丸的手机点开了那封所谓的特别的邮件,看了一会儿后,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鹤丸见此人似乎看破天机,立刻问道:「怎么样,你觉得这封邮件的可靠性高吗?」

「嗯……如果只有前面那一封的话,就有可能是假的,但是后面一封直接把三日月的名字给写上去了呢。」

「对啊。」

「三日月那家伙知道这件事吗?」

「我昨天就已经给他看过了,不过他好像并不在意这件事情。」

「哦……」兼定沉默了片刻后,忽然转过头看向鹤丸,很认真的说道,「既然他本人都不在意你有什么好焦虑的?」

「唔……」鹤丸无话可说。

见到鹤丸这种反应,兼定一边坏笑着一边用手肘抵了抵鹤丸的背道:「得了你就承认吧,其实你喜……」

「啰嗦啊!」鹤丸毫不留情的一拳打在了兼定的肚子上,「怎么以前没见你这么八卦啊。」

「唔啊疼死了……!」兼定捂着肚子,「你小子下手也真是狠啊。」

鹤丸瞥了兼定一眼。

其实兼定说的也没错,连三日月本人都没有在意这件事情,为什么自己还要一直咬着这件事情不放呢?

我们两人之间舍弃那份暧昧之后——

什么都没有。

「其实吧,我有一个办法。」兼定无奈的笑了笑,道,「这个办法是我从那些在我身边的女生们说的,据说很有效。」

「那些女生?」鹤丸努力回想了一下,说起来,兼定先生在这个学校受欢迎的程度还不是一般的高啊,经常都有女生围在他的身边。如果刚才自己打兼定的那一幕被那些女生看到的话,后果……嗯,不用再去想那些可怕的现实了。

兼定用一种很可怜的目光看着鹤丸:「唉,你啊,明明长着一张很漂亮的脸,却不知道为啥不受女生欢迎啊,真可惜。」

鹤丸青筋一跳:「说你的正事!」

「是是是——」兼定敷衍的回答着,「她们说,想要对方不那么快的忘记自己,就是要让对方有成为自己的所有物这样的认知。」

鹤丸看着兼定不说话。

「在特殊情况下,我们也可以借助一些特殊的道具来让对方深刻的清楚这一点。」

鹤丸的心里已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

「用项圈,锁链之类的,来让对方屈服于自己!」

「这都是啥玩意儿啊!!」鹤丸只觉得有些头疼,「这些东西不是只有变态的SM上才会用到的道具吗?你在逗我。」

「那是你自己知识的肤浅。」兼定满怀激情的说道,「人类为什么要SM?不就是想让对方深刻的记住身体的那种会感觉,留下那种烙印,从而进一步熟知对方吗?!」

「唔…!」鹤丸竟无言以对,但这种东西对他来说果然还是无法接受。再说了,三日月那种人怎么可能愿意戴上这些连他自己都觉得羞耻的东西,「所以说我们两个都还没到这一步要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啊?!」

——

结果,兼定那个家伙竟然帮忙准备好了,而且不知道为啥,自己还没有扔……

鹤丸坐在床上,用生无可恋的表情默默的盯着那一包可怕的道具发呆。

「滴答——滴答——」

静谧的房间里只有指针走动的声音。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这些道具都已经拿回家了,到底是用还是不用呢?

说到底,自己做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啊,感觉就像,自己很怕他忘记自己一样……

越想越失意,鹤丸一头倒在床上,紧紧地抱着枕头将头埋在里面。

不要去想,再怎么想,不舒服的也只有自己……

——

「咔嚓——」

……

「…竟然就这么睡着了,连被子都不盖还把头给捂着,我今天如果不来估计这家伙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三日月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床边,轻手轻脚的给鹤丸盖好被子。因为鹤丸手还抓着枕头,三日月只能轻轻地将他的手指一点点的移开,触摸到他冰凉的皮肤时,三日月皱了一下眉。

「唔……」

失去了枕头的鹤丸微微呻吟了一声,顺手一伸就抓住了三日月的一只手压在自己的脸下便又开始安眠了。

「呵呵……」三日月淡笑了一声,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鹤丸的脸颊,「真是个孩子。」

两个人这样的关系也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慢慢的时间久了,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害臊的,反而很自然。当然,一些出格的事情两个人还没有做过,这也是两个人之间的底线。

坐在鹤丸床边的三日月回过头打望着鹤丸的房间,然后在桌子上发现了很不自然的一坨东西。

已经露出来了。

三日月看清了。

他知道是什么。

安静了数秒的房间里猛地传出了鹤丸的哀嚎声。

——

「鹤丸,这些东西是什么呢?」

眼前,三日月皮笑肉不笑的指着桌上的东西看着正跪在床上进行深刻反思的鹤丸:「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兴趣,首先你这种思想都是不对的。」

「是是——」鹤丸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老实的认着错,「三日月好像老婆婆——」

话还没说完,鹤丸的头顶感受到了来自外界强烈的压力压迫着他的头盖骨而传来痛楚。

「所以都说了很痛啊!」鹤丸一边哀嚎着一边揉着头,「这东西真的不是我的!」

「既然在你家里我也只有认定是你的了。」

「那是别人放在我家里的啊!」

话落,鹤丸见三日月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鹤丸终于反应过来,「不是啊,又不是给我用!」

三日月勾起嘴角:「那他放在你家干什么?」

「这,这个……」鹤丸支支吾吾半天,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怎么说了,也就是啊,嗯……」

三日月眼见着鹤丸半天说不出口,伸手将口袋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说实话,拿出来之后看到还是蛮惊人的。

造型很夸张的「狗项圈」,关键这个项圈上面还连着一条长长的锁链。

啊啊,光看看都……

鹤丸不自然的移开了视线吹着口哨。

红色的粗线。

鞭子。

手铐脚镣。

这些东西再配合三日月此时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一起食用,风味更佳。

意识到似乎会发生点什么,鹤丸当机立断准备逃走的时候,被三日月一把抓住,反手一拉,鹤丸跌坐进了三日月的怀中。

三日月薄凉的呼吸游走在鹤丸的颈间,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不自然的气氛。鹤丸有点慌了,想要挣开却被三日月的手牢牢地圈在怀里。

「…喂……!」鹤丸强笑着,「三日月,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三日月的唇抵在鹤丸的耳垂间,轻轻问道:「哪错了?」

鹤丸的身体轻轻一抖,他缩着肩膀嚷嚷道:「都说了我错了啊,快放开我!」

「连认错的态度都这么不好。」三日月的语气听起来一点都不像在生气,「是要给你一点惩罚呢。」

「欸…!」

——

「鹤唷。」房间里,三日月面带微笑的坐在床上,他的手上拉着一条锁链,「来学一声猫叫给我听听。」

「鬼才学啊!」鹤丸坐在地上,他被强迫着戴上了那个项圈,为了防止他反抗,三日月又给他套上了手铐脚镣。

现在的鹤丸心中有一股无名火在猛烧着。

「真是不听话的孩子呢。」三日月似乎非常乐在其中,他将鹤丸的手拉了过来,「我给你三秒钟反悔的机会。」

三秒钟……

鹤丸偏过头,根本不打算为自己刚才的话后悔。让他学猫叫什么的,真的太羞耻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套装备好像一开始是为了三日月准备的吧,为什么现在却被自己穿上了呢……

掌心传来的湿热触感让鹤丸没能继续想下去。

「喂!三日月,你在干什……」

「怎么了鹤丸?」

三日月淡笑着,用手抓着鹤丸的手继续用舌头轻舔着鹤丸掌心的每一处,留下一处湿润的痕迹。

「别这样啊……!」

尽管鹤丸这么反抗,三日月依旧没有停下嘴下的动作。他的温热的舌头从鹤丸的掌心,缓缓的移至鹤丸的手指,在稍微舔舐之后,又用牙齿轻轻啃噬着鹤丸手指的第二个关节。鹤丸因为手被拷住,没办法反抗,身体因为三日月的动作而不住的颤抖着,呼吸也开始变得有些急促。

三日月观察着鹤丸的反应,张嘴将鹤丸的小指含进嘴里。鹤丸只感觉冰凉的手指一瞬间被一阵湿热包围,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还在舔舐着他的小指,有些痒,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呼……三日…月,住手啊——」

鹤丸身体已经没了力气,三日月嘴角微微勾起,用另一只手扶住鹤丸的背,让他顺势靠在了三日月的膝盖上。

「鹤,你真是……」

三日月的眼里含着笑意,并没有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

「七……」

鹤丸将头埋在三日月的膝盖腿间,似乎说了什么,但是声音太小三日月并没有听清。

「这,明明是给你……的…………」

「终于说实话了呢。」三日月放开了鹤丸的手,失去支撑的鹤丸身体一软,眼看着就要倒在地上,三日月很快伸出手将鹤丸拉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并给他解开了手铐脚镣还有脖子上的项圈,看着鹤丸微喘着气,「为什么要给我准备这个东西?」

好不容易三日月放过了他,鹤丸变得很老实了,等气息渐渐平稳之后才说道:「因为……兼定君说这样会有用。」

三日月挑眉:「有用?」

「…………」鹤丸沉默了一会儿,「那个邮件不是说,你七天后会忘了我吗,所以,我就问兼定了,然后他就给了我这个…说可以加深印象什么的……」

「呵呵呵……」三日月笑了起来,脸靠近鹤丸道,「为什么你会这么在意?」

「………………」

一阵沉默。

三日月将鹤丸拉近自己,手捏着鹤丸的脸道:「我喜欢坦率的孩子。」

「什么嘛!」鹤丸从三日月的身上跳了起来,对着三日月吼道,「你这种态度,搞的就好像就只是我一个人多管闲事一样,真令人火大——!」

果然,一开始就不应该这么做。

三日月一点都不在意这种事情,还这么欺负他。

鹤丸握紧双拳,越想越火大。

「……」三日月看着鹤丸的眉头越皱越紧,叹了一口气道,「白痴,我不是说了我可能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忘了你吗?」

「你是说过,但是——」

「话说回来。」三日月站起身,朝着玄关处走去,「你本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欸?」

「那,今天就这样了,再见——」

「啊啊喂!」

结果三日月还是自顾自的走了,鹤丸一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

「什么嘛……」鹤丸甩了甩有些酸痛的手,「总是这样,戏弄我。」

反正他就是这样的人。


——

1.这一章……嗯,我爆肝了。

2.更新依旧还是看心情(划掉)

3.肉渣hhhhhhhh【这只是为了后面更猛烈的攻势做铺垫然而我不会说其实我并不擅长写肉肉的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已经开始单独写一个肉了然后整个人都是高潮(划掉)状态】


评论(3)

热度(84)

  1. piemul832kt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