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2days.意外的关怀

上课中。


「喂——鹤丸!」鹤丸本来正在专心致志的听着课,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压低声音在叫自己。鹤丸回过头,只见坐在他身后的烛台切光忠同学悄悄的递给他一张纸条,声音压低,「你中意的就在后面打个勾就行啦,只能选一个,选完了传给你前面的人让他也一样。」


「……」


鹤丸无言的接过纸条,果然上面赫然写着这么几个大字——


「第二届班花选举!」


果然这个活动是每年都要举行一次喽?


鹤丸苦恼的抓了抓头发,他平常都不太在意这些,和班里的女同学关系搞的也不是特别好,就应了兼定的那句话——不受女孩子欢迎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所以说,就算让他选,他也只能依靠现在对这些入选女生的第一印象来选。


鹤丸看了看名单。


「欸?」鹤丸愣了一下,「乱藤……四郎同学?」


这家伙,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这家伙应该是个男生才对吧。班上的人什么时候口味这么开阔了。


不,那些家伙本身就对性别这种事情无关紧要啦……


鹤丸扶额,左顾右盼打量班上的女生,说实话班上的女生他还认不完。


选不出来。


这种题怎么比数学题都还要难办?鹤丸心里想着,最后什么都没选就把纸条传给了前排的同学。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虽然和乱藤四郎不是很熟,但好像记忆之中似乎和他经常有一些交集一样……


忽然有点想不起来。


——


「唷,又遇见你俩了。」鹤丸倒是很平静的看着眼前这对「壁人」,心想着在这种地方遇见他们已经很正常了,「今天又到图书馆里面……嗯……」


「哈哈哈哈鹤丸同学真是的,说话一点都不含蓄。」烛台切同学看起来好像好像很害羞似的摆了摆手,笑得不知道有多灿烂,「我和大俱利君只是来这里学习而已。」


但你的脸上可没有你们正在学习的意思。


鹤丸干笑了一声,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真是烦人啊你——!」


果然,大俱利同学在听见烛台切那句话之后就火了,在鹤丸的眼前狠狠的给了烛台切一脚,看起来是一点都没有保留力量呢。


烛台切和大俱利两个人估计已经是学校公认的一对儿了。烛台切因为很好的脾气和一手与大厨媲美的厨艺在学校很受欢迎,而大俱利同学也是学校鼎鼎有名的……问题学生,性格相当糟糕,因为有平均两周被学校点名的能力,学校估计没有不认识大俱利的人。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两个人因为频繁一起出入学校,一起吃饭,甚至还在公共场合经常公然做出一些很出格的举动,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两人已经在一起了。


鹤丸经常会去图书馆,也不知道为什么经常遇见他们两个人,久而久之的就熟悉了起来。据大俱利说,他们好像并不是那种关系。


确实,两个男人怎么交往?


「今天的大俱利君也是精神十足呢。」


嗯,已经倒在地上的你竟然还可以一脸幸福的微笑的说出这句话看起来也是精神百倍呢。


鹤丸无言的看着他们,道:「我先回家了,再见。」


「等一下!」


烛台切叫住了欲走的鹤丸,道:「今天不是叫你投票吗,你怎么一个都没选?」


鹤丸一愣,才想起来自己今天好像是一个都没选来着,不过这很重要吗?


「这个很重要吗?」鹤丸很平淡的问道。


「这个——」烛台切揉着刚才被大俱利踢的地方,漫不经心的说道,「倒也没什么很重要的,这次投票悬殊很大,多你少你也没什么关系。」


鹤丸果然还是觉得这句话并不是在夸他。


「只是我觉得啊,你已经会投给乱藤四郎呢,我看你经常和他在一起。」


「哈?!」


开什么玩笑。


鹤丸被这句话给惊到,这件事情怎么他自己都不知道,虽然是对乱藤四郎有点印象,不过为什么是经常和他一起?


鹤丸挑眉:「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和他在一起的?」


「啧。」大俱利咂了一下舌,「脑袋已经退化到这种地步了吗。」


「啊哈哈,准确的说应该是你和三日月那家伙一起经常和乱藤四郎呆在一起。」


「三日月?」一听到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关于昨晚那段回忆就慢慢浮现起来。现在再想到那个没用的自己,真的很想一把刀把自己给杀死,「三日月怎么了?」


话落,鹤丸就感受到了来自面前的两道尖锐的视线。


鹤丸有些不解。


「啧。」大俱利又咂了一下舌。


烛台切无奈的笑了笑,拍了拍鹤丸的肩叹了一口气:「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啊?」


「怎么老是魂不守舍的?」


鹤丸一愣,他并没有觉得自己魂不守舍,如果硬要这样觉得话,可能是因为三日月的关系。


嗯,绝对是那个家伙的错。


鹤丸笑了笑:「哈哈哈因为昨天晚上打游戏打到很晚才睡,多少有些睡眠不足……」


烛台切打了个响指:「这样啊!」


「那,你所说三日月怎么了?」比起那些有的没的,鹤丸还是更关注这件事情,「为什么说我们和乱藤……」


「三日月那家伙不是和乱藤四郎的关系很好吗,你们不是经常一起去什么地方玩还是做什么之类的,聊得很开心。」


思绪瞬间理清。


鹤丸知道烛台切为什么会这么说了,他这么一说鹤丸才想起来乱藤四郎为什么这么熟悉——他和三日月似乎是很要好的朋友,两个人经常约在一起上下学之类的。因为和三日月的关系很微妙,鹤丸也时不时会和他们一起走,不过大多数的时间鹤丸都是埋着头在玩手机罢了。烛台切说他们聊得很开心,估计说的也只有三日月和乱藤四郎,鹤丸几乎从来没有插入他们两人对话。


说起来,三日月从来都没有和自己一起上下学过呢。


鹤丸小小的沉默了一会儿后,伸了个懒腰淡然的说道:「这个啊——嗯,只是三日月和他的关系比较好吧,我自己对他并不是很熟悉,只是陪他们出去而已。」


「啊原来是这样吗。」烛台切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很失望,「话说回来那个乱藤四郎同学,真是一个美人呐。」


「变态。」一旁的大俱利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鹤丸看着烛台切,很认真的说道:「烛台切虽然你有一只眼睛看不见,但请用你的另一只眼睛好好的看清楚,乱藤四郎虽然很漂亮但他可是个男生啊。」


「漂亮可是不分性别的。」烛台切笑着指了指身旁的大俱利,「比如他啊——」


「砰!」


鹤丸不忍心再看下去,在烛台切还没倒地之前,收拾东西走了。


——


原本准备早退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什么堵得慌,鹤丸耐着性子把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完了,然后——


于是,现在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鹤丸一个人默默的站在一根柱子后面,路过的人都对他露出怀疑的眼神,让他尴尬不已。说起来,自己为什么像一个疑神疑鬼的女人似的要跟踪他们啊!


没错,现在鹤丸正尾随着三日月和乱藤四郎,虽然不知道究竟想要干什么。


现在烈日炎炎的,鹤丸站在阳光下持续暴晒只感觉头皮都被晒得发麻。


为什么要给自己找罪受啊……


鹤丸叹了一口气,一边注意着前面的两个人,一边用手给自己扇着风,虽然作用并不大。


这两个人,放学一起回个家,方向却好像越走越偏,一会儿去公园里坐着聊会儿天,一会儿又去花店买些花,一会儿又去服装店买衣服之类的。鹤丸气的几乎当场吐血,为什么他俩放个学能有这么多事?


明明什么都不陪自己做。


鹤丸被这个突然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他急忙打消了这个可笑的想法。


——这么想的话,不就显得自己更可怜了吗。再说,自己这么在意有什么意义,明明三日月那家伙再过几天就会把他忘了。


看着不远处正在和乱藤四郎开心的吃着冰淇淋聊着天的三日月,果然心里还是越来越难受。


不公平——就是这样的感觉。


鹤丸紧紧的捏住双拳,四周的嘈杂一瞬间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焦躁呢?


这不是迟早的事情吗?


糟糕的心情让鹤丸没了兴致,他有些疲于这样的事情了。


「回去吧。」


鹤丸喃喃着,转过身准备离开。


「鹤丸。」熟悉的声音让鹤丸一瞬间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准备走了吗?」


「……!」


鹤丸回过头,见到三日月淡笑的脸,有些反应不过来。


现在的三日月应该是在和乱藤四郎吃……


嗯,乱藤四郎呢?!


「不用看了,他已经先走一步了。」


「……啊?」


现在鹤丸还没有弄清楚是什么情况,对于三日月的话听的似懂非懂。


所以说乱藤四郎去哪了?


三日月看着鹤丸一脸呆愣的表情,没忍住偏过头笑了一声,道:「果然是太阳把你给晒傻了?我们早就发现你了白痴。」


鹤丸一惊,终于理解过来:「我……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噗呵呵……」三日月又笑了,伸手用手指轻轻摸索着鹤丸的脸颊,「你看,太阳把你的脸都晒红了?」


「唔……!」


鹤丸一时说不出话,关于自己跟踪他们被发现的事情败露他只觉得无比羞耻,现在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


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啊!


「鹤……」


「啊啊你别说了!我知道你又要说我白痴跟着你们闲着没事做之类的吧,没错今天我就是脑子进水了才会跟着你们傻跑了这么多地方!」鹤丸自暴自弃的转过身,不愿意看三日月的表情以及路人的指点,「以后我不会这么做了,不会再打扰你们了!」


做这么多有用吗,说到底我们之间根本什么都没有,他想和谁要好都是他的自由,这么做简直就是给自己找罪受。


糟糕透了……


「哎呀哎呀——」鹤丸听见三日月发出了一点都无所谓的感叹声,捏紧双拳,「现在的鹤丸真像正在一个乱发脾气的孩子呢。」


对啊,我就是这样的人啊!


鹤丸受不了现在这样的场合了,就这么被这个人嘲笑着,看着自己像个小丑一般。


心里忽然感觉有些可悲。


感觉到鼻子有些发酸的鹤丸,心情似乎已经到了某一种边缘,他迈开脚步,想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以后一定也不会再见了吧。


鹤丸迈出了第一步……


他只感觉自己的手被牵住,抓得很紧。三日月站在他的身旁笑着看着他:「怎么了鹤丸,要走的话也带上我啊。」


「……」


鹤丸无言的看着三日月,他已经什么都不懂了,他不知道三日月到底是在想什么了,明明刚才把自己当成白痴耍,现在却来紧紧的抓住他的手……


为什么啊,三日月,你究竟想让我为了心乱到什么程度才肯甘心啊。


鹤丸没有挣开三日月的手,只是沉默的继续朝前走着,沿途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看三日月一眼。


两个人握住的手甚至都渗出了汗水,三日月都没有放开鹤丸,直到两个人走到了鹤丸的家门口。


「放开。」鹤丸语气冷淡,「我要回家了。」


「嗯?」三日月用一种「?」的表情看着鹤丸笑得有些意味深长,「你这个意思是要赶我走了?」


听见他这种自以为是的语气,鹤丸就觉得非常不爽,猛地甩开了他的手大声说道:「我就是在赶你走!」说完,鹤丸又觉得这种做法很幼稚,自己就像个乱发脾气的孩子一样。


不过怎么做是自己的自由。


看着因为大声说话后而微微喘气的鹤丸,三日月叹了一口气,终于摆出了一幅相当苦恼的表情道:「你今天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就开始看发脾气。」


听到这话,鹤丸就有一种想笑的感觉。他这算什么,装傻?


鹤丸摆摆手:「好,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今天我有点累了想回家睡觉了,你可以先直接回去吗?」


「……」


三日月看着鹤丸,忽然伸出一只手揽住鹤丸的肩膀将脸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给你二十秒的时间把房门打开让我进去,不然我就在这个地方强吻你。」


?!


没有任何威胁的语气,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威严。鹤丸一惊,他知道三日月真的不是和他开玩笑的,立刻拿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还没来得及关门三日月一手撑着门像个没事人一样走了进来。


鹤丸简直气的跳脚:「三日月,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三日月一步步逼近鹤丸,「鹤丸,你今天下午在干什么?」


一问到这个,鹤丸的气势就小了下去。


「我,我只是……」


「跟踪我们?」


「不是的……!我只是,只是刚好在那附近逛街而已。」


「哦?」三日月笑着托起鹤丸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那你什么都没买?」


「谁规定逛街一定要买东西……」


「我规定的。」三日月嘴角一勾,嘴唇贴近鹤丸的耳朵,轻轻的舔舐着,「我和那个人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这几天只是因为他有一点事情需要我帮忙而已。」


鹤丸的耳朵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他有些讨厌三日月这样的游刃有余:「这种事情,你根本不需要和我解释。」


「呵,还在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


「顽固的人。」


「唔…!住手……」


鹤丸挣扎着想要逃开,三日月却将他的手抓住禁锢于头顶,温热的唇舌缓缓地舔着鹤丸的耳垂,灯光下闪着色气的光泽。


「已经快没力气了吗?你刚才在门外的气势呢?」


三日月低沉的话语通过耳膜击打着鹤丸的胸腔,那声音让他有些失神。意识在随着三日月的动作渐渐流走,只能感觉到三日月炙热的吐息弥漫在自己的耳隙间,湿润的触感以及那种黏腻的水声都在刺激着鹤丸的心脏,咚咚的跳动着。


「鹤……」


恍惚之间好像听见三日月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他勉强偏过头想去看三日月,却感觉耳朵一热——三日月张嘴含住了他的耳朵。


「三日月,你……嗯…………」


不知道什么时候,三日月已经腾出了一只空闲的手,反复的轻轻抚摸着鹤丸的颈项。那种淡淡的瘙痒触感令鹤丸不安分的微微侧着头,三日月的手所及之处仿佛带着电流一般,让鹤丸感到一阵酥麻,呼吸更加的急促。


「啊……不,三日月住手…………!」


似乎不满足于这样的摩挲,三日月的手顺着鹤丸的颈项渐渐滑下,从衣领领口探入,用手轻抚着鹤丸的肩膀,锁骨,胸口,仿佛羽毛拂过的力度令鹤丸有些焦急,吐出的鼻息也带着热度。


鹤丸的身体微微向后仰下,似乎想要逃开三日月的手,三日月轻笑了一声,又向前一步更加逼近鹤丸。


「别逃。」


三日月的唇舌也终于放开了鹤丸的耳朵,随着细雨般的亲吻缓缓下移,来到了鹤丸的颈项处。


房间里的气氛开始变得暧昧起来。


「脖子都红了。」三日月低喃着,「鹤丸真是敏感呢。」


「别……啊,啊……」


鹤丸吐出仿佛呻吟的喘息,整个身体都倒在了三日月的身上。三日月时不时轻舔着鹤丸的锁骨,时不时吮吸着他的颈项,一只手抚摸的力气也渐渐加重,掌心总是有意无意的擦过鹤丸胸前的小红点,轻轻按压着。


在这强烈的双重夹攻下,鹤丸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能靠在三日月的身上随着三日月的动作下意识的喘息着。


「今天有点高兴呢。」三日月说着,放开了鹤丸的双手,俯身抱住了他,「我知道了你会在意我的这件事情。」


鹤丸张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该反驳吗?


鹤丸现在本身并不想这么说,但同时也不想去承认。


不知道是什么情绪所驱,鹤丸重获自由的双手还住了三日月的背,道:「今天,是个意外而已。」


「呵呵呵……」三日月没有多说什么,将鹤丸抱得更紧了,「这样的意外如果能再多一些的话就更好了。」


「……」鹤丸沉默了一会儿,「会的。」


——


1.大家好我叫劳模。


2.肉渣,没错就是肉渣【累死了】


3.更新还是看心情。


4.烛俱利表现【猜我写不写番外】


评论(5)

热度(64)

  1. piemul832kt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