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3days.从未有过的心情

今天,鹤丸很早就醒了,他的睡眠一向都不是很好,现在才凌晨四点多,他睁着双眼望着天花板发呆。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吧。

鹤丸想。

果然这些事情都是骗人的吧,看三日月的样子,估计已经完全把他当成笨蛋耍了,根本就是完全乐在其中的样子啊。

自己真的就是个白痴的样子……

回想到这几天的一幕幕,鹤丸一种莫名的不甘心大过羞耻心,他伸出一只手捂住眼睛,低声喃喃道:「自作自受啊。」

——

「唔哇——!鹤丸,你的黑眼圈真重啊!」早自习下课后,烛台切指着鹤丸的眼睛感叹道,「以前都没这么严重的。」

「很严重吗?」鹤丸揉揉头发,「这几天都没怎么睡好的原因吧,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早就醒了,醒了又睡不着了。」

鹤丸现在也没有感觉很困,只是觉得有点四肢无力,却丝毫没有睡意。

「你这是失眠啊。」烛台切摸了摸下巴,他好像从以前开始就对这一方面很了解……不,应该是因为这家伙很会照顾人,从以前开始就很受其他同学的欢迎,「你这几天一直都这样?」

鹤丸点点头:「嗯,大概吧……」

「这样啊……」

鹤丸看着烛台切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思绪渐渐放空,他的脑海里不知不觉又回忆起昨天和前天和三日月发生的那些事情,拳头也在不知不觉间攥紧。

然而这一切都被烛台切看在眼里。

烛台切拍了拍鹤丸的肩膀:「喂,我感觉你失眠是因为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啊。」

回过神的鹤丸听到这句话一惊,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自己没有什么,一定瞒不过烛台切,但是如果说出这些事,感觉又是一次对自己自尊的践踏。

思考了一会儿,鹤丸摆摆手:「都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我失眠估计是因为这几天玩游戏玩的有点多了。」

烛台切看着鹤丸:「……你这家伙也还是要注意身体啊。」

「哈哈哈!」鹤丸笑了笑,「得了吧,你别像个女人似的念叨我。」

「你看你那弱不禁风的身板儿……」

「你再说一遍?!」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

现在想这些都没有用,自己所能做的,可能就是不要在去想这些事情,让混乱的思绪平静下来。

「喂。」

鹤丸刚和烛台切闹完,教室门就「砰」的一声被推开了,随着一声冷冷的「喂」,原本喧闹的教室突然安静下来。

其他的同学都不敢说话。

鹤丸倒是很平静,能搞出这种阵仗的也只有大俱利了。

一听到大俱利的声音,烛台切的脸瞬间就开满了鲜花,自带闪亮背景愉悦的朝门口走去,两个人不知道说了点什么后,又听见「砰」的一声,教室门关了,两个人消失了。

教室里瞬间沸腾起来。

「欸,烛台切同学和大俱利伽罗在交往的传言果然是真的吗?!」

「果然是真的吧!」

「你们都看见了吧,烛台切君在看见大俱利君的时候那种笑容……!」

「唔哇,没想到两个性格差距这么大的人……」

鹤丸听着这些人议论,表示不解——

你们的重点难道不是他们两个都是男人吗?

不,首先自己和三日月……

为什么他会对自己做那些事情,没有任何理由吗?

当成白痴耍?

——

「今天,就和鹤丸一起吃饭吧。」午休时间,三日月带着温和的笑容,心情大好的来到鹤丸所在的班级,轻轻推开了教室门,「鹤,今天就一起吃饭吧?」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鹤丸正在写作业的手抖了一下,他不愿意回头:「……今天我不想吃饭,你自己去吧。」

感觉完全不敢去看三日月的脸了,看到他的脸,自己就一定会深陷其中。

三日月挑眉:「不吃午饭,你等着饿出胃病么?」

「只是一顿没吃而已,不可能的。」

「哦?」三日月皮笑肉不笑的来到鹤丸的身边,「难得我来邀请你一次,鹤,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这是什么态度,那你是什么态度啊……

鹤丸将头埋的更低了,语气也变得有点不友善:「都说了我不想吃,我中午吃不吃饭难道还会碍着你什么事吗!」

一句话说完,教室里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三日月看着鹤丸,鹤丸不敢去看现在的三日月是什么表情,只能听见他叹了一口气,「好吧。」

在无比压抑的气氛中,三日月离开了教室。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啊……

听到教室门关上的声音,鹤丸放下了手中的笔,将脸埋进手臂中:「真是,太差劲了……」

自己真的太差劲了。

果然那件事情其实是一种预兆吧,这样闹下去的话,迟早有一天,三日月会厌烦自己的。

——

「可恶,居然下了这么大的雨!」放学后的鹤丸欲哭无泪的站在教学楼出口,看着这瓢泼大雨,估计一冲出去就要给自己彻底洗个澡,「忘记带伞了……」

「哟,鹤丸。」

「……你,这是什么情况……」

「哈哈这个啊……」给鹤丸打招呼的人是兼定,此时的他手里正拿着估计不少于五把伞超鹤丸走来,「那些女孩子给我的。」

「……」

不知道为什么,鹤丸感受到了一种满满的嘲讽意味。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嘛哈哈哈。」兼定果然还是笑得很开心,「我看你一直站在这里没有走,我就在想你是不是没有伞。」

鹤丸回答的很干脆:「不用了谢谢。」

「啊啊真冷淡啊——」兼定用类似棒读的语气感叹着,「这样的雨不撑伞回家估计会被淋成落汤鸡呢。」

「不用你操心!」

「……」

兼定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不说话了,突然的静默,让鹤丸有一点心虚。他不敢偏过头去看兼定的表情,心想着自己刚才说话的态度一定惹怒他了吧。

肩膀传来某种重量——鹤丸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拉拽着走了出去。

是兼定给自己撑伞……

鹤丸一愣,想也不想一拳打在了兼定的胸口上:「你耍什么帅啊!」

「真是突然的一拳……」兼定吃痛的捂着胸口笑道,「看起来你还是蛮有活力的嘛。」

听到这句话,鹤丸自然是明白兼定是在担心自己,他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一步步走在水洼里。

自己,真没用啊。

沉默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之中,因为雨下的很大的关系,街上并没有多少行人。

「呐,说起来……」兼定打破了沉默,不知道为什么语气听起来有些不自然,「你上次和我说的那个……关于你收到的邮件的那件事情你还记得吧?」

鹤丸点点头——他当然记得。

「嗯……」兼定摸摸下巴,「那家伙,这两天没什么异常反应?」

「……」

说没有异常反应,鹤丸想起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却越发觉得异常了。

当然,那些事,说不出口。

无言下,鹤丸只是摇了摇头。

兼定撇了鹤丸一眼,道:「这样啊……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你不要太勉强自己的好,当你觉得没有希望的时候,还是尽早撤身而退的好。」

「…………嗯……」

鹤丸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模糊了远处的风景,自己心里的想法意识似乎也变得模糊起来。

撤身而退……吗?

——

今天,没来吗……?果然是生气了呢。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看到空荡荡的屋子,鹤丸忽然有一种非常陌生的感觉。以前的话,每次晚点到家,都可以看见三日月给自己做的一道道丰盛的菜肴。

自己会不会做的太过分了?

这个想法从鹤丸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但很快又被打消了。

「算了,不想吃了……」

原本准备将就泡碗泡面来吃的,但因为心里不断会想着今天以及前几天的种种,就越发觉得没了胃口。

鹤丸脱下衣服,有些没精神的拿着换洗衣物进了卫生间。

自己,到底是在闹什么别扭呢?这样下去,只会和三日月的距离越拉越远,到时候又只会剩下自己一个人。

花洒落下的水没有一丝热气,鹤丸低着头捏紧双拳。

以前的鹤丸,是一个不逗人喜欢的孩子,以至于到现在都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被女孩子表白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这样的时间久了,鹤丸的性格也慢慢变得有些尖锐起来,这样也更不招人喜欢了。

三日月宗近,是第一个主动和他靠近的人。他人很好,非常亲切,一开始鹤丸非常抗拒他,但渐渐的也被他所感化,两人混熟了之后,鹤丸也看到了三日月亲切背后的另一面,三日月开始教他怎么和人打交道以及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他们的关系也在无形之中变得暧昧起来。

好像已经,离不开他了啊。

因为长时间冲冷水,鹤丸的肩膀开始微微泛红。他甩了甩头,关掉了水。

「滴答——滴答——」

水珠顺着鹤丸的发梢滴落。

还是,去和他道歉比较好吧……鹤丸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想着。

是自己错在先。

但是……

能够感觉到,胸口的某处在隐隐作痛,一种类似焦灼的感情通过血液蔓延至全身。

自己已经变得不正常了,明明可以就这么回到以前的生活方式就可以了。

「嘶——……」

「嗯?!」

刚穿好睡裤,鹤丸只发现眼前一黑,世界一瞬间沉入黑暗之中。

怎么回事……

因为眼睛还没有适应这突如其来的黑暗,眼前一片漆黑,鹤丸只能用手摸索着出了房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挡在路上,鹤丸一脚踢了上去,痛的鹤丸低呼一声,强忍着脚痛摸到了床上。

「啊痛死了,该死……!」鹤丸坐在床上低声咒骂着,「停电什么的。」

因为一下子安静下来,鹤丸才发觉外面的雨似乎下的更大了,风吹的窗外的树似乎要折断一般,还有轰鸣的雷声。

「暴雨啊……」

鹤丸叹了一口气,缩回了被子里,因为寒冷身体有些发抖。

这种雨,什么时候才会停呢……

鹤丸倒也不是害怕打雷什么的,只是他不喜欢这种天气,太歇斯底里了,这种天气只会让他烦躁起来。

「叮铃铃——」

因为窗外的雨声太大了,手机铃声响了很多声鹤丸才听到。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愣了一秒后,还是接通了。

「……喂。」

「鹤丸吗,我是三日月。」

「嗯,……有事吗?」

「现在,正下着很大的雨吧。」

「……嗯。」

「……」

「……」

两个人以一种很奇妙的聊天方式陷入了沉默中,鹤丸不知道三日月打这个电话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说起来,干脆现在就道歉吧。

鹤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个,今天的事情,真是对不起……」因为底气不足,鹤丸的声音越说越小。

「嗯,你说什么?」三日月的声音因为雨声有些难以听清,「雨声有点大,你说大声点。」

「……」

鹤丸闭嘴,这种话绝对说不出第二遍。

三日月似乎也猜到了,他也没有等鹤丸说话,又说道:「你,害怕打雷吗?」

哈?害怕打雷?

「你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女生……」

「但是你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啊。」

「……都说了你想太多了。」

「鹤丸。」

「嗯……?!」

三日月低沉的嗓音回荡在耳边:「我马上过去,别睡着了。」

「……啊?!」鹤丸吓得坐了起来,「喂!为什么你要来啊,我都说了我不怕……喂,喂!」

三日月已经挂断了电话。

「什么嘛……」鹤丸将手机仍在一边,「真是的……」

——

「房间这么黑,停电了吗?」二十分钟后,三日月就已经到了。

鹤丸接过三日月的伞:「……所以说就说了不用来了啊。」

三日月没有回答。

进入屋子后,借着手机的光,三日月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做到了床上:「外面真冷啊。」

「啊喂!」鹤丸急了,「不要在别人的床上乱蹭啊!」

「事到如今还在害羞什么啊。」

鹤丸将三日月拉了起来,他这才发现三日月的身上有些湿,愣了一下:「你……不是打车过来的吗?」

三日月笑了笑:「哈哈哈哈,如果我打车过来的话十五分钟前就已经到了。」

「欸?所以你是……」

「走过来的。」三日月话落,鹤丸愣住。三日月随即又笑着摇摇头,「倒不如说是连走带跑吧。」

一时间,鹤丸不知道如何去理解三日月这句话的意义。

为什么……?

「真是不懂情趣的家伙啊。」三日月淡笑着拍拍鹤丸的头,「这就是所谓的偶像剧剧情啊,一般女生害怕打雷,男主就跑到女生身边来安慰她啊。」

「……欸?」

他说这句话,什么意思?

鹤丸不看三日月,语气也比想象中要阴沉:「我……不是女生。」

「你想什么呢。」三日月弹了一下鹤丸的脑袋,「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女生啊,你要是女生估计……」接下来的话,三日月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越是不说,就会越在意。

窗外还响着闷闷的雷声,不知道为什么三日月的到来反而让他的心情更沉重了,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要是以前的话,现在两个人一定会在一起聊一些有的没的的琐碎事情,但现在,有什么改变了。

鹤丸抿了抿嘴:「我不是女生真是抱歉啊,你来这里的作用似乎也没有发挥,所以你也可以先回去了,我去给你找出租车。」

说完,鹤丸起身准备去穿衣服,却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手腕,因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方一扯,鹤丸便摔回了床上。

「你干什……!」

「鹤丸。」鹤丸准备逃跑,双手却被三日月紧紧的按在脑袋两侧,三日月的脸靠的很近,可以感觉到他淡薄的呼吸落在自己的脸上,痒痒的,却带着一股好闻的味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在闹什么别扭,但是至少有一点我要反驳你——我从来没把你当成女生看过,也没有过你是女生就好了的念头。」

「……?!」

每一字,每一句,都重重敲击着鹤丸的胸腔。

好痛苦。

心中那份焦灼的情感,越发高涨起来。

很痛苦,很想哭。

找不到宣泄的窗口,憋在自己的心里,好难受。

为什么自己总是被带着跑?为什么每次在意的只会是自己?

这样的感情……好可怕。

「唔……」鹤丸知道自己不能再去看三日月的脸了,他偏过脸紧闭着双眼,「你总是再说这种话呢,最近……」

三日月挑眉:「什么话?」

「这几天我总是莫名其妙的闹别扭真是抱歉啊,其实你也不需要这么迁就我,或者给我解释什么的。」鹤丸的呼吸很重,生怕下一秒就会暴露自己的感情,「整天对着一个莫名其妙发火的人很辛苦吧,今天中午的事情也是,我很抱歉,对不起。」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几天心情会这么莫名其妙,或许有一天我还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所以还是……」

「鹤丸,你这是什么意思呢?」三日月不温不热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今天中午的事情我并没有生气,我确实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就是因为这样,现在我才来到这个地方。」

不要再说下去了,这样下去……

自己说不定会因为胸口的这种痛苦而深陷下去。

身体仿佛不受自己的控制,鹤丸动了动干燥的嘴唇:「为什么…………你会来?」

问了这个问题,又害怕知道答案。鹤丸甚至觉得现在的自己有点恶心,就像是一个别扭的女人一样。

根本不像自己了。

「你问为什么……」鹤丸能够感觉到三日月的气息离自己更近了,「当然是因为,担心你啊,鹤。」

「!……」

鹤丸的呼吸很急促,他的心也跳的很快。

糟糕了啊,现在的自己。

「鹤丸,睁开双眼。」三日月的声音很温柔,鹤丸清楚的感觉到有什么柔软温暖的触感星星点点的落在自己的眼睛周围,描绘着他眼睛的轮廓,「看着我。」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看到三日月的脸时,总是会想要移开视线。

真是无奈。

鹤丸缓缓睁开了双眼,似乎因为在柔光下,三日月的眉目竟流露着温柔。垂下的一缕细发摩挲着鹤丸的颈项,很痒,让鹤丸的身体微微发抖。

三日月微笑着松开了牵制鹤丸的双手,捏了捏鹤丸的脸:「这不是做得很好嘛。」

心情,总感觉慢慢平静了下来。

三日月用鼻尖轻蹭着鹤丸的脸颊,因为非常紧张鹤丸的呼吸急促的甚至在颤抖,下意识的伸出一只手想要推开三日月,被却他先一步抓住了手,十指相扣压在床上。

自掌心传来的温度,让鹤丸感到安心,却也多了一丝慌张。

「三日月……你……」你究竟是怎么看我的?

这句话,堵在喉咙里说不出口。

为什么一定要自己放下自己的自尊问这种问题?

再说,被一个男人问了这种问题果然还是会感觉很恶心的吧。

「嗯,怎么了?」三日月的声音就像自言自语,另一只手捧住鹤丸的脸颊,在上面落下濡湿温热的吻,「你说什么?」

「……」鹤丸知道这样问似乎不妥,但还是咬咬牙问了出口,「我,不是女生……你和不是女生的我做这种事情,不会觉得恶心吗?」

闻言,三日月的动作停止了。

啊啊果然,是这样的吧。

「……噗!」鹤丸听见耳边传来低沉的笑声,「哈哈哈鹤丸,事到如今你还问我这个问题?我怎么会觉得恶心呢。」

鹤丸也想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问这个问题。

「不过话又说回来。」三日月话锋一转,「你觉得恶心吗?」

「我?」鹤丸被问到这个问题,一瞬间产生了一种「这家伙在说些什么啊」的念头,「我觉得恶心的话现在已经打了你再逃开了。」

「哈哈哈说的也是啊。」

三日月一边说着,手顺着鹤丸的颈项滑下,来回抚摸着鹤丸的胸膛。

「喂,你在干什么……」

话落,三日月的动作忽然停下了。

「你的身体,很冰啊。」

「这个……」

「不是刚洗完澡吗?」

鹤丸知道自己肯定不能说出自己刚才洗了冷水澡的事情,说了一定会被骂死的。

「那…那是因为刚才没穿衣服到处乱晃的原因吧,还不都是因为你害的。」没有责怪的语气,鹤丸只是单纯的说一下。

这当然也是原因之一。

「哦,是吗。」

三日月的语气显然是不相信鹤丸的话,但他并没有继续问什么,在鹤丸身上到处乱摸的那只手也没有继续动作。

鹤丸有点心虚。

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鹤丸啊。」三日月侧身一翻,落在鹤丸的身侧,将鹤丸抱进怀里,「最近做的很多事情,都很抱歉。」

本来准备挣扎,听到三日月这句话,鹤丸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忽然就道歉了?

有什么需要道歉的理由吗,做都已经做过的事情现在才来道歉?

鹤丸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三日月温暖的气息所包裹,能感受到他节奏的心跳:「没有什么道歉的必要吧。」

「你啊……」

三日月叹了一口气,腾出一只手来将一旁的被子拉了过来,一道闪电一闪而过,照亮了整间房间,那一瞬间,鹤丸所看到的,是从来没有在三日月脸上看过的表情——仿佛非常惋惜,悲伤。还没来得及看清,房间又重新沉入了黑暗,三日月用被子紧紧的裹着鹤丸的身体。

「……三日月。」因为裹着被子,鹤丸的身体不能动弹,「你裹得太紧了。」

「嘘。」

三日月出声打断了鹤丸,他用手轻轻抚摸着鹤丸的脸颊,拂过唇角,辗转反侧,指尖仿佛带着电流,酥麻的感觉随着他的指尖扩散。

鹤丸鼻子有些发酸。

你在做什么啊三日月宗近,你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就好像,好像……

鹤丸不愿再去多想,他宁愿把一切都往最坏去打算。

「鹤丸。」三日月的声音很低沉,就像是在喃喃自语,「我希望您能好好珍惜你自己。」

「?!你……」

「这是我第一次,打心底里这么担心一个人,鹤丸。」

「……」

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鹤丸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去理解这句话,很多原因,他都不敢把这句话往好的方面去想。

因为完全看不懂三日月在想什么。

「好了,睡觉吧。」三日月轻轻拍了拍鹤丸的脸,「如果觉得困扰的话,就睡一觉,然后再把今晚的事情忘了吧。」

「哦。」

鹤丸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只能低声应了一句,心中的某种感情却处在爆发的边缘。

「三日月——」

「嗯?」

「……抱……」

「嗯,你说什么?」

三日月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所为,鹤丸也因为羞耻而耳朵发烫:「抱,抱着……我……」

「……!」

就算不去看三日月的表情,鹤丸也能从三日月一瞬间僵硬的身体感觉到三日月的惊讶。

应该是会被吓一跳吧,突然这样。

说出口的话,反而会觉得更加令人羞耻,更何况旁边这个人还一点反应都没有。鹤丸现在羞耻的恨不得去死,猛地把脸埋进被子里说道:「刚才的话你就当作没听见吧——!」

「……」

三日月还是没有反应,鹤丸真的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割下来。

「噗……」三日月好像笑了,「抱歉,刚才只是稍微有点惊讶了,没反应过来。」

「……算了,你就当没听见吧。」

「呵呵,怎么可能呢。」随着三日月带着笑意的话语,鹤丸只感觉被子一边被掀开,一双手搂住了他的腰背,轻轻的将他拉了过来,「好不容易鹤丸坦率一次,我可不能错过啊。」

三日月似乎非常乐在其中。

温暖,心跳,呼吸交缠在一起。

鹤丸很紧张,这种情况总感觉有点不妙了,如果按照前几天这么发展的话,一定会发展成……

三日月的下巴抵着鹤丸的头顶,用自己的气息包裹着鹤丸:「好了,睡吧。」

「欸?」

意料之外的话。

「怎么了?」三日月笑道,「难道你希望我做点什么——」

「不不不,我睡了!」

鹤丸一听,冒着冷汗闭上了双眼。三日月似乎轻笑了一声,一只手有意无意的轻拍着鹤丸的背,本来以前一向浅眠的鹤丸,睡意阵阵袭来。

心情放松了,是这样的感觉吗——

会不自觉的露出笑容,展开眉头,这样的感觉,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

鹤丸心想着,听着三日月身上传来的朦胧的心跳声,四周的雷声似乎也缓缓小了起来,渐渐也听不到了,一切都变得宁静起来……


——

1.这章没什么肉,但是发糖,虽然糖分并不是很充分。

2.flag高高立起。

3.请叫我人民的劳模,原本以为写不了多少字的结果还超了。


评论(2)

热度(60)

  1. piemul832kt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