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恋爱与酒(上篇)

01.吻
“……唔……嗯……”
静谧的房间里,传来淡淡的喘息声。
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在一张小方桌前相对而坐,茨木呼吸有些粗重的放下酒杯:“酒吞,你喝醉了?”
“本大爷还没醉!”
酒吞童子大力的挥了挥手,透明的酒液从他的嘴角流下,茨木看着,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上面还残留着酒吞嘴唇柔软的触感。
今天,他们依旧坐在一起喝着酒,酒吞童子依旧在他的面前说着那个女人的事情,虽然心里有些不悦,但他还是愿意陪着酒吞喝酒。
酒吞已经有些醉了,刚才茨木用自己的嘴喂了他一些酒,他并没有反抗,果然是喝醉了——茨木有些失落起来。
“那个女人的脑袋太奇怪了,本大爷为她做了那么多事情,她都漠不关心!”酒吞说着,将面前茨木刚刚倒上的酒一饮而尽,“总有一天我要杀了安倍晴明那个混蛋——”
“我的挚友啊,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你这样烦恼。”茨木每次都会这么说,酒吞也不会听。
“除了那个女人……”
因为喝醉了,酒吞的话变得有些多了。茨木看着他,缓缓朝他探出身子,伸手轻轻抚摸着酒吞的因为喝醉而泛红的脸颊。
“很痒……”酒吞抓住茨木的手,却没有要推开的意思,“喂,茨木,你怎么了……?”
茨木的鼻息落在酒吞的脸上:“酒吞,是我就不可以吗?”
“……啊?”
“我……可以吻你吗?”
“……啊?你在,说什么啊……”
茨木的手不停的摩挲着酒吞的脸颊,酒吞感觉到了瘙痒身体有些发颤。
这一切对茨木来说都是折磨。
“茨……唔嗯——”
酒吞的话语被茨木含进嘴里。茨木舔舐着酒吞的嘴角,酒味染上了甘甜。他又用舌尖轻舔酒吞的唇缝,时不时啃咬一下他的下嘴唇。酒吞已经醉的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他无意识的发出隐忍的喘息声,这对茨木来说是无比新鲜的,他从未想过自己能见到酒吞这样的一面。
房间逐渐弥漫起情欲的色彩,茨木的手悄悄地绕到了酒吞的脑后,解开了他的发绳,红色的长发散落,带着一股独特的芳香,飘散在他们周围。
“啊……嗯……”
酒吞无意识的张开了嘴,茨木游转的舌尖灵巧的钻进了酒吞的嘴里,找到了酒吞的舌,与其纠缠起来。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茨木心里想着。
02.戒酒
“怎么了茨木童子大人,一脸郁闷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刚出去散完步的狗神回来,见茨木一个人坐在庭院里的一棵大树下喝酒,“还是酒吞童子大人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这里的所有人和妖怪都知道茨木和酒吞独特的关系,而茨木每次心情不好,大部分都是和酒吞有关的。
“不,没什么……”
茨木喝了一口酒,他的心情确实有些不好。
三天前的晚上,他们两人一起喝酒,虽然这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那天晚上,茨木吻了酒吞。这件事情不管是对他还是对酒吞都是一件重大的事情,但,第二天一早,酒吞就很理所当然的忘记了这件事。
这是当然的,毕竟那天晚上是酒吞喝醉了,如果没有喝醉,也几乎不可能发生那样的事情。
“根本就是在趁人之危啊我……”
“什么?”
茨木的喃喃自语被狗神听见了,他摆摆手:“没事,这件事情和酒吞没有关系。”
这样的事情,没办法说出口。
——
“你是说……你要戒酒?”
源博雅听见这个消息的事情,几乎难以相信,他从来到这里到现在,对酒吞这个妖怪的印象就是酒鬼,如果这个酒鬼告诉他他要戒酒……
酒吞冷哼了一声:“帮本大爷看好鬼葫芦,近一段时间都不用本大爷看见酒。”
说完,酒吞就离开了。
源博雅看着酒吞离去的背影十分疑惑:“为什么这个妖怪突然要戒酒?”
安倍晴明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源博雅身旁神色淡然的说道:“恐怕是,昨天红叶鬼女对酒吞说她讨厌喝酒的男人。”
“原来如此。”
大家都知道,酒吞喜欢红叶鬼女这件事情。
——
“我的挚友啊,你竟然要为了那个女人连酒都要舍弃吗?”夜晚,在约定一起喝酒的地方,茨木难以置信的看着酒吞,“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
“你怎么明白本大爷的心里!”
“酒是陪伴了你几百年的东西,你竟然就为了一个人就要舍弃它。想要女人的话,世界上好女人多的去了,为什么偏偏就是那个女人呢?!”茨木有些生气了,并不只是因为酒吞要戒酒了。
“喂,茨木童子,本大爷不允许你说这些侮辱鬼女的话!”
“都是那个女人的错,我去杀了她!”
“如果你敢动鬼女一个手指本大爷就杀了你!”
“你……!”
以前,茨木想要和酒吞打一场的时候,酒吞都统统拒绝掉了。今天,他为了这个女人就要和茨木大打出手,茨木非常不悦。
“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
“你没有喜欢过谁,你这家伙是不会明白的。”
酒吞转身离开。

写在后面:

1.肉在下篇。
2.放下头发的酒吞真的好美。
3.懒癌万岁!

评论(7)

热度(73)

  1. 鰙魭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