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两个笨蛋的恋爱日常[第一篇]

写在前面:
1.这篇文不定时的更新。
2.本篇是通过一些日常片段拼接在一起的,偏搞笑的w
3.cp向……你们别问我,看的开心的话站哪边都可以。
4.以上,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

————————————————————————————
act.1 这算是秀恩爱吗?
很普通的,大部分学校都应该是禁止校内谈恋爱的,所以大家谈恋爱都会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悄悄进行。所以,今天的校内的气氛依然一片祥和。
“挚友,今天的你还是那么帅气逼人!”
“闭嘴去死。”
破坏者一切的,就是那两个从校门口走进来的……笨蛋。
“啊,这两人又这样……”
“不知道到底该是羡慕还是排斥啊——”
“连两个男人都混的比我们好?!!”
……
一时间,所有人又开始对这两人议论纷纷,但这两人对这周遭的一切视而不见,若无其事的继续朝着教学楼走去。
“喂,你们两个——!”
终于,惩罚邪恶的正义使者降临——学校的纪检人员,白狼同学。
她叫住了两个还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人,指着他们义正言辞的说道:“你们两个,不知道校园里面不允许谈恋爱吗?”
“喂,女人,我们两个……”
“哈?!”一头红发的男生打断了她旁边的男生的话语,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白狼,“你刚才说了什么,谈恋爱?”
“没错,谈恋爱。”
“哈?!!”
这一声,令四周刚刚还嘈杂的气氛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白狼皱眉:“你这家伙,难道是想要装傻吗?”
“你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
“还要装傻吗?这么多天来,大家对你们是一忍再忍。以前那几个来给你们提醒的纪检员都被什么人给警告威胁了,你们真是大胆啊……”
红发男生听到白狼说的事情,猛地回过头看向站在他身后还一脸坦荡的这个人,恶狠狠地在他的耳边问道:“你这家伙……刚才这个女人说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啊……不,不知道啊,她在说什么啊……”
“还装傻?!”
“没,没有啊,我只是去给他们一些善意的提醒而已,真的没有这个女人说的那么严重!”
“还有那个女人说的谈恋爱是什么意思?!”
“挚友你不要在意,我们本身并不是那样的关系所以你不要去理会就好了。”
“你这一说好像有道理……才有鬼啊!这不就加深这些人的误会了吗?!!”
“嘿嘿……”
“杀了你哦?”
白狼等一群围观人员站在一旁,那边气氛正火热——这不就开始秀恩爱了吗?

act.2 起床气

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是两个很普通的在校高中生,平时生活住宿都是在学校的宿舍里面,很幸运的是,两个人还成为了室友。
平常的生活都算平静,但除了每天早晨……酒吞童子有很大的起床气。
对于茨木童子来说,每天早晨叫酒吞童子起床都是精神肉体双重打击。
因为这家伙又十分嗜睡。
——
早晨,半透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茨木忧郁的脸上。
“喂……酒吞……”
茨木轻轻地叫了一声酒吞,当然并没有任何反应。
“该起床了……”
茨木又用手戳了一下酒吞的露在肩膀,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酒吞有裸睡的习惯,此时的他上半身都暴露在空气之中,宽阔的胸膛随着酒吞的呼吸上下起伏——茨木吞咽了一口唾沫。
“要迟到了酒吞!”茨木回过神来,他推着酒吞,“起来啊——”
“吵死了——!!”
意料之中的,一声怒吼震颤着空气。茨木知道这个人肯定非常生气,刚想把手伸回来,却感觉自己的手臂被用力的抓住,身体因为重力而弯下腰,颈侧传来的些许痛楚感——他被咬了。
“酒,酒吞?!”
茨木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酒吞有些粗重的呼吸落在他的颈窝处,很痒又很温暖。颈边有些痛,但更多的是被咬的地方带来的酥麻感。
“你这家伙,给我闭嘴……”
酒吞似乎是睡迷糊了,他用牙齿轻轻刮搔着茨木颈项的皮肤,这种动作带着一点侵略性。茨木听了酒吞的话闭紧了嘴,脑袋偏向一边任由酒吞啃噬着。身体已经有些发软了,茨木的呼吸声慢慢变得有些急促,心脏也跳的很快。他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指尖泛白。
“唔……”
这种行为不知持续了多久,茨木能感觉到他的颈项变得湿漉漉,上面残留着热度和酒吞留下的牙印。酒吞轻轻地舔了一下茨木的肩膀,低声问道:“疼吗?”
茨木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点了点头尽量用平常的语气回答:“……疼。”
听到茨木的回答,酒吞终于起身,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耳朵却有些红:“疼就好,惩罚。”
“……”
之后,这两个人在学校里面因为气氛有些尴尬而一天都没有说话。

act.3 谁先表白?

情人节,街上充斥着现充的身影。酒吞和茨木走在街上,感觉有些凄凉。
酒吞叹了一口气:“明年这个时候,本大爷一定要把隔壁班红叶追到手,然后过一个有女朋友陪的情人节。”
茨木耸耸肩:“我倒是希望明年今天也能像今天一样和挚友你两个人出来玩。”
“你这是在诅咒本大爷吗?”
“也有这个意思。”
“你这家伙……!”
两个人正要打闹时,一个小女孩手捧着一束鲜花拉住了酒吞的衣角,微笑着说道:“这位大哥哥,有人让我把这束花送给你!”
“啊?”
酒吞瞪大双眼,先不说是谁送给他的,本身一个大男人在情人节收到一大束玫瑰好像就有点奇怪吧?!
见酒吞迟迟没有动作,茨木将花收了下来,看向身旁一脸木纳的酒吞,笑道:“不就是收到一束玫瑰吗,打击这么大?”
“不管怎么说都不太正常吧?”
“好像是有点。”茨木上下打量了一下手中的花束,然后推到酒吞手上,“总而言之,既然别人都已经买给你了,你还是先收下吧。”
“……啧。”
酒吞皱着眉很不情愿的接下了这束花,发现这束花里面还有一张纸条。
“这是啥……?”酒吞出于好奇,拿出纸条拆开了,“茨,木,我,喜,欢 你……嗯?嗯???”
“啊,酒吞你竟然——!”酒吞都还没反应过来,茨木就已经惊呼了起来,“真是可爱啊,我会接受你的这份爱的!”
“给我闭嘴——!”
一声怒吼,街上的人都看向了这两人。酒吞立刻低下头,压低了音量:“是你这家伙干的好事吧?!”
“欸?怎么会……”
笑的好假。
“这件事情我不会承认的。”酒吞甩了甩手上的纸条,“这回,不算。”
“嗯……”茨木只是消沉了一会儿,便立刻抓到了刚才那句话的重点,“等等,你是说,这是在你允许的范围内?”
“别擅自曲解本大爷的意思……”
茨木双眼放光,握住了酒吞的手:“我会接受你这份爱的。”
“都说了——”
“给我个台阶下啊,表白这种事情要是真的决定要说出来真的还是觉得羞耻啊!”
“卧槽?!!”
茨木让所有附近的路人都旁听了他们爱的告白的一刻,并鼓掌对他们表示祝福。
酒吞:“???”

评论(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