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淡雪之下》

1.透明
视野被一片黑暗包围,他有一个很清晰的思想——想见他。
见谁呢?
那一天,天空飘着细细的雪花。他们站在一起,手中拿着一张有些破旧的符,将它抛向空中。
在空中,十分的单薄。
那快将人淹没的白色。
这一切,是茨木童子在有了意识之后唯一能够想起的事情。
非常,单薄的记忆。
——
今天,也是下着小雪。茨木坐在树下,细碎的雪花落在他的手上,在手心里融化。他的双手看起来无比丑陋,这也让他回忆起了自己是一只妖怪的事实。
似乎是因为召唤的失误,让茨木的记忆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现在的他暂时失去了绝大部分记忆,不过庆幸的是在这里其他妖怪的名字,目前看起来是这样的。
不远处,一只妖怪被一群小妖怪包围着,似乎很受大家欢迎的样子。他在妖怪之中格外显眼,那抹鲜艳的红色,那是与这个冬天一点不相称的红色,就像是一团火焰,非常耀眼……
他——是谁呢?
茨木搜寻着自己记忆的每一个角落,却对这一只妖怪没有一丝印象。难道是因为以前都没有见过所以没有印象吗?
茨木觉得这是唯一能够解释这件事情的理由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真是一只美丽的妖怪啊,感觉不像是一只妖怪,更像是一个……人类。
不知何为,茨木的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
对方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朝着他这边看过来,那表情看不出有什么情绪。茨木愣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回以一个善意的微笑。
他能看见对方有些讶异的表情。
茨木并没有太去在意这些事情,关于他记忆缺失这件事情,他想暂时是不会说出去的。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想起那些回忆。
但是心里,似乎又不愿意想起来,太过沉重的……负罪感。
不由得,茨木在心里这么想到。
——
“你这个女人……!”
“这一切都是那个妖怪自己心甘情愿的,我没有强迫过他——!!”
“果然,人类都是……自私可恨的生物!”
……
飘扬而下的大雪,眼前尽是一片雪白。地上有一些凌乱的脚印,还有一些鲜红的刺眼的血液。

2.对不起

茨木睁开双眼,呼吸还有些急促。他看向窗外,今天外面阴沉沉的,看起来像是暴雪将至。
“你这家伙,也会有做噩梦的时候,明明是个妖怪。”
陌生的声音将茨木的思绪拉了回来,看向玄关处,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站在门口。茨木认出了他,这些妖怪都叫他酒吞童子。
茨木不知道为何酒吞童子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在他的印象中应该没有和酒吞童子有过什么接触的时候,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吗?
“…睡在人类住的房间里,还是有些不习惯。”茨木淡笑着,“酒吞童子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
茨木抛出了一个问题,酒吞童子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沉默的看着他。
“……?怎么了?”
“果然,你这家伙有些奇怪啊。”酒吞看起来相当不耐烦的匝了匝嘴,“听到你这样说话的语气忽然觉得有点怪恶心的。”
茨木倒没有觉得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看着酒吞,茨木张了张嘴,心口忽然涌上的一阵酸楚感却让他闭紧了嘴。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是为什么呢,明明他们之间根本没有接触过,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感觉?
“抱歉——”
几乎是脱口而出,在茨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又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道歉?”酒吞童子忽然笑了一声,“你果然是忘记了吧。”
“……你说什么?”茨木不知道酒吞童子说的不知道指的是什么,现在的他还是选择继续装傻,“刚才那句话,我……”
对了,他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
“算了,已经无所谓了。”能陪伴我的,就只有月亮和酒而已。
就像一阵冷风吹入他的心中,茨木恍然低下头,胸口沉重的无法呼吸。他的脑海里没有思考任何,只是有一句话想要说——
对不起。
但是这样说,酒吞童子会生气的吧。
“我……”
茨木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话。酒吞童子静默地看着他,两人就这么沉默了一分钟,酒吞童子转过身:“本大爷也只是来看看你,先走了。”
“……”
酒吞童子离开,房门被关上,他的身影陷入黑暗之中。
可是他的视野里,却是一片鲜红。

3.瞬间

在一个村落里面,住着一个长相丑陋的女人。她因为天生长得不好看,从小就被村子里面的人欺负。
在这个村子的不远处,有一片森林,这片森林传说有妖怪居住,他们会吃掉偷偷闯进森林里面的人。
这个女人不怕这个传说,每当被欺负的时候就会一个人跑进森林里面哭泣。也是因为这个契机,她认识了这个森林的一只强大的妖怪——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长相看起来非常凶恶,但实际上每次都只是一个人站在一边沉默的看着她。一来二去,他们慢慢熟识了起来。
知道某一天,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个女人对酒吞童子说:“我想要任何能让我变得美丽的东西。”
“我还想让你帮我除掉村子里那些欺负我,比我漂亮的人。”
“你会帮我的吧,因为酒吞童子最喜欢我了!”
单纯的酒吞童子,一口就答应了。
——
有一些微光从门缝中渗透进来,茨木睁开了双眼,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疲惫。
他的回忆在一夜之间恢复了很多,其中大部分就是关于酒吞童子的。
打开门,屋外又堆起了厚厚的积雪,很多妖怪都在外面打雪仗堆雪人,而酒吞童子就站在一旁,像他们的守护神一样。
事到如今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
感受到了茨木的视线,酒吞童子看向茨木。
“啊……”
茨木慌张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喉咙有些发紧,身体已经自己开始动了起来——朝着酒吞童子的方向走去。
天空还在飘着小雪,一落在身上很快就化掉。只是在这个瞬间,这一小段的时间也好……
“喂,茨木童子你这家伙……!”
反应过来的时候,茨木方向他已经抱住了酒吞童子的身体,由另外的身体传来的热度让茨木有些悲伤。
茨木抱住了酒吞:“抱歉……很快,就结束了,所以……”
“你这家伙——”
“那个女人,被拘束了吗?”茨木闭上双眼,头靠着酒吞的肩膀,“是……我的错吗?”
“……!”
酒吞一愣,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你不要再提到她的事情了。”
悲伤的感情不断的渗透进茨木的心中,他呼吸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他很想就这样抱住酒吞不放手,但如果这样的话……
“我希望……”茨木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自然一些,“她能回来。”
“都说了你这家伙烦死人了——!!”酒吞童子烦躁了挥舞着拳头落在茨木的脸上,茨木能感觉到自己的右脸传来的疼痛,双腿失去了力气一般跌坐在地上。他看向酒吞,酒吞的表情看起来不知道是气氛还是烦恼,总之眉头正紧皱着看着他,“本大爷不是告诉你不要再提到她的事情了吗?!”
茨木低下头:“对不起。”

4.传说与妖怪

因为那个女人的话语,酒吞童子开始四处寻找着能让她变得美貌的东西,但这样的东西似乎并不存在。酒吞童子选择了更加有效的方法——他幻化成一位俊美的男人,寻找并杀掉了村子里几乎所有的女人。
村子里的人开始恐惧起来,他们之间流传着“酒吞童子是一个可怕的恶鬼”之类的谣言,他们害怕厌恶着酒吞童子,但酒吞童子对这一切毫不在意,那个女人说什么,他就几乎照做什么,终于有一天,这样的消息传到了一位阴阳师的耳里。
——
茨木躺在地上,其他妖怪围在他的身边,关心着他的身体状况,但他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想起了那红如血的枯萎的枫叶。
是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背叛了酒吞童子。
在他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做出了什么反应呢?不知道,茨木还没有想起来,不过在他的心里大概也能猜出个所以然,不然,酒吞的反应也不会那么大。
“茨木大人,你和酒吞大人发生了什么吗?”妖怪们这么问着,茨木淡然的笑了一声,“没什么,很快就好了。”
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呢?
茨木童子望着阴沉沉的天空,有些呆然的问道:“这雪,下了多久了?”
“大概,有一个月了。”
“是吗……”茨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天气真冷啊。”
冷到,眼泪都快流下来的程度了。
——
茨木赶到的时候,酒吞已经被那个阴阳师抓走了,说是要被当众斩杀。
不可能,酒吞童子是一个很强大的妖怪,怎么可能会被一介区区阴阳师给抓住?所以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这个女人。
“你这女人,对酒吞童子说了什么?!”
女人漫不经心地哼着歌曲,抚弄着她的头发,好像再说一个完全与她不相干的事情:“我只是,拒绝了他而已。”
阳光十分的温和,茨木却觉得格外刺眼,站在他眼前的这个女人,令他感到厌恶。
“酒吞童子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但你却……!”
“是那个妖怪心甘情愿的吧!”
“你这个女人……!”
“这一切都是那个妖怪自己心甘情愿的,我没有强迫过他——!!”
“果然,人类都是……自私可恨的生物!!”
空气中染上了血液的腥香,红色的液体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在茨木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下地狱吧。”
茨木只是咒骂了一声。
不过只是一个自私的女人而已,为何酒吞会对这个女人这样着迷?
茨木不管怎么样都无法想通这件事情,他看着脚下鲜血淋漓的尸体,厌恶的情感越发的高涨。
“干脆让你,再也不能重生。”

————————————————————————
1.我觉得我可以晋升为劳模了。
2.此传说无历史根据,根据文章需要。
3.我真的不想虐。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