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两个笨蛋的恋爱日常[第二篇]

act.4总而言之先交往看看

距离情人节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酒吞和茨木回到学校的时候,关于茨木对酒吞表白的事情已经被传开了。
茨木对这件事情完全没有意见,但酒吞觉得很苦恼,他并不觉得自己在情人节被一个男人表白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在茨木不在的时候,酒吞对大天狗和妖狐说道:“啧,你说,老子一个大男人在情人节不但没有女人陪还被一个男人表白了,老子的面子挂不住啊——”
“闭嘴,酒吞!”没想酒吞说完,就被大天狗他们严声制止,“你就珍惜吧,我们在情人节连男人的告白都没有收到!!”
“嗯?!!”
莫名的,酒吞内心的不平衡竟然被治愈了。
与大天狗他们告别之后,酒吞心情有些好转了。马上就要放学了,按照惯例他今天应该去隔壁班等红叶下课。
……
酒吞刚打开教室门,就愣住了——红叶正站在教室门口等着他!
心中大喜,酒吞高兴的口吃:“红,红叶,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我听说,你们班上的茨木对你告白了?”
“啊……”酒吞心一沉,心想着红叶是不是误会了,“是告白了,但我们只是……”
“真的告白了啊!”让酒吞没想到的是,红叶非常兴奋地拍了拍手,“请务必要幸福的在一起啊!”
“嗯???”
酒吞懵了,越来越多的妹子聚集过来似乎想说的话都和红叶差不多,场面十分混乱。这时,茨木刚好过来了。
“啊,是茨木君!”
“真的!”
“是来等酒吞君放学的吗?”
……
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又都转移到了茨木的身上。茨木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笑着不断的点着头。
红叶兴奋的看着茨木:“你们真的交往了?”
“嗯嗯——嗯?”
“呜哇真棒!”
茨木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受到来自酒吞那方凌冽的视线。他刚才,似乎一不小心就回答了什么不得了的问题啊……
酒吞叹了一口气对红叶说道:“那个啊,红叶,我们其实没……”话到嘴边,酒吞看着红叶一脸期待的表情,心里忽然又有点不忍心了。沉默了三秒后,酒吞放弃了,他来到茨木的身边轻轻踢了他一脚道:“没错,本大爷是在和这个家伙交往。”
“欸?”连茨木都愣住了,“挚友,你……”
酒吞回以茨木一个“闭嘴”的眼神。
这两位在交往的消息,一下子就传开了。

act.5 恐怖片

茨木买了一部号称可以吓死人的恐怖片,想要和酒吞一起看。
“我拒绝。”酒吞倒是回答的非常干脆,“为什么我要和你一个男人一起看恐怖片啊?”
茨木委屈:“可是我们不是在交往了吗?难道就不该做点情侣间该做的事去吗?”
“哈?!”酒吞难以置信看向茨木,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那肯定是假的啊。”
“那作为同学朋友邀请你去看电影都不行吗?!”
“没兴趣。”
酒吞很冷淡的回绝了茨木,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茨木忽然抓住了酒吞的手臂笑着看着他说道:“难道,酒吞你是在害怕吗?”
酒吞青筋一跳:“哈?!!”
——
茨木家中。
酒吞刚走进门就摆出一副很嫌弃的嘴脸说道:“你家好乱。”
茨木也是摆出了一副欠扁的嘴脸笑道:“这是当然,这是男人的房间啊。”
“别为你不收拾房间找借口。”
“被拆穿了。”
两个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拌着嘴,茨木脱了外套将碟片拿了出来,封面总而言之是很鬼畜的女鬼的脸,茨木指着封面对酒吞说:“看起来好刺激的样子。”
酒吞很淡然的看着封面:“还行。”
在茨木放碟片的时候,酒吞四处看了一下,最终目光还是落在了茨木家的床上。他瞟了一眼茨木后,坐了上去。
影片开始播放了,茨木四下看了一下,然后缓缓地在酒吞的身旁坐下。
“喂。”酒吞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茨木,“你为什么要在我旁边坐下?到床下去坐。”
“欸?为什么?”
“你还问我为什么?两个大男人贴这么近看电影会不会太奇怪了?!”
“可是……”
“滚——!”
在一番斗争之下,茨木只好乖乖的靠着床沿坐在地上,影片也开始进入剧情了。两个人很快也没有再多说话,开始看电影。
——
“啊!”
“啊——!!!”
“你吵死了!”
电影突然冲出来的鬼脸让酒吞大叫了一声,全程很安静的茨木突然也大叫了起来,比电影里面的惨叫都还要撕心裂肺。
“哈……哈哈……抱歉……”茨木回过头对酒吞歉意的笑了一下,“你别担心,这鬼是假的。”
酒吞一愣:“白痴,我当然知道是假的。”
“就算这只鬼冲出来,也有我给你挡着,所以你不要慌。”
“你明显看起来比我慌好吧?”
“没有啊……”
酒吞看着茨木气都还没喘平,还在那里大言不惭的说着什么帮他挡着。如果现在他是个女生的话,应该会佩服茨木很男人吧。不过现在他是个男人,看着茨木这个样子,只是觉得有些好笑还有……
酒吞不耐烦的起身移动到茨木身后的位置,咂了一下舌:“啧,真是麻烦啊。”
电影的音乐变得越来越紧张,茨木的神经也绷得越来越紧。在女鬼出现的一瞬间,茨木原本要大叫的嘴被什么捂住,他的背后贴上了什么温暖的东西,耳边还有淡淡的呼吸声。
“别怕,是我啊。”酒吞低沉的嗓音在茨木的耳边响起,茨木还止不住的喘着气,“白痴啊,不擅长恐怖片还看什么,别抖了。”
背后很温暖,身体被一只有力的手臂圈住,身边都被酒吞的气息所包围,茨木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忽然发现他们现在的体位很不寻常——酒吞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坐到了地上,从茨木的身后抱住了他。
酒吞似乎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平静下来了吗?”
茨木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他能感觉他的脸很烫。
“好了,这电影还是别看了,你……别舔我的手啊混蛋!!”
茨木很快就得意忘形了。

act.6 犬系还是猫系

这段时间学校里面很流行一个测试,测试自己是犬系还是猫系的。茨木在放学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有关这个测试的杂志,于是第二天在学校他问大天狗:“大天狗,你是犬系还是猫系啊?”
大天狗听到这个问题,一副“你是不是有病”的表情看向茨木:“……犬系。”
妖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了过来,附和了一句:“还是大型犬。”
“原来如此。”茨木点点头,然后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沉思着什么。
妖狐来到茨木身边,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忽然问起这个?”
“事实上,我是看到了一个关于‘自己是犬系还是猫系’的测试,感觉有点好奇,这个犬系和猫系到底指的是什么。”
“嗯……这个嘛……”妖狐摸了摸下巴,“小生认为大概指的是自己的生物品种?”
“你这样说的话那还需要什么测试?”旁边的大天狗冷漠的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这个应该说的是性格方面吧。”
“性格?”
“事实上,我看过这个测试。”大天狗嘴角一勾,“犬系大概指的是这个人在对待他人方面比较忠诚,很会照顾人,还有就是脾气很好。猫系大概指的是这个人平时比较随性,但又很粘人,比较喜欢撒娇这类的吧。”
茨木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你这样说的话,你觉得我是什么系的呢?”
“嗯……”
听到这个问题,大天狗和妖狐都看着茨木陷入了沉默。
安静了三分钟后,妖狐挥挥手对茨木说道:“等我和大天狗探讨一下。”
“好。”
于是,妖狐和大天狗走到一边,妖狐一脸焦灼的看着大天狗说道:“怎么办,这人究竟是什么系的?”
大天狗看起来比较从容:“嗯……茨木平时对酒吞同学非常痴情,可以说是忠诚吧。平时他都被酒吞各种使唤,也可以说是很照顾人吧。被酒吞同学这样使唤也从来没见过他生过气,脾气也很好……”
说到这里,妖狐和大天狗都愣住了:“卧槽……茨木好可怜……!”
——
“你们探讨好了吗?”
妖狐沉重的点点头,两个人都拍了拍茨木的肩膀,用无比敬重的语气说道:“嗯,你是犬系的!”

——————————
写在后面:
1.红叶是友军,友军,友军,她拒绝酒吞这一切都是为了茨木与酒吞的性福![闭嘴]
2.写完很开心,嗯。
3.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抢红包都可以是运气王,顺便可以扫到敬业福w[已经集齐的我笑着说]
4.不要走开,后方有小番外。

————————————
酒吞看着杂志:“犬系还是猫系啊……”看到这个测试,酒吞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茨木的脸。
平时在大家面前这个人都很老实,私底下的话……经常做一些他意想不到的事情,比如上次情人节还让那么多人听到了。有事没事就想和他有肢体上的亲密接触,黏人的要死。在请求他的时候,这家伙还会耍赖甚至撒娇……
酒吞合上书:“这家伙是猫系的吧。”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