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淡雪之下》[下篇]

天空变得有些昏黑,细碎的雪花变得格外的锋利,割在脸上一阵生疼。所有的妖怪都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了,茨木站在窗口望向窗外,暴风雪大到几乎无法看清屋外的景象,耳边充斥着大风呼啸吹断树木的声音。
果然,还是想见见他。
茨木低着头,屋内一片漆黑,回忆却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地冒出头。
“酒吞……”
身体先有了动作——茨木打开房门,一步步沉重的朝着酒吞童子的房间走去。自己应该对他说些什么,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他,一切都不知道,只是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愿望驱使着他去见酒吞。
站在酒吞房间门外,茨木静默了很久。
——
找到酒吞的时候,他被绑住了双手坐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面,而他自己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反抗的意思。外面的村民呼声已经非常高昂,想要杀了酒吞。
“……挚友啊,我来……”
“你来干什么?”
非常冷淡的语气,酒吞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茨木皱眉沉默了一会儿:“挚友,以你的实力,要离开这里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为什么你……”
“和你没关系。”
酒吞的话语很明确,茨木用无力的眼神看着他。他知道酒吞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知道,有些话却再怎么都说不出口。如果对酒吞说那个女人已经死了,酒吞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这个答案显而易见。
正是因为这样,茨木才无法说出口。这件事情也许说出口,便再也无法挽回了。
茨木咬咬牙,走近酒吞说道:“我的挚友,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吧。”
“我拒绝。”
“我不能容许那些村民就这么杀掉你!”
“本大爷的命给谁还用不着你来操心!”
“……!”
茨木一愣,但回想酒吞的话语又没有什么错,他根本没有权利去干涉。
沉默之际,房门被打开了,那个阴阳师走了进来,发现这个房间里又多了一只妖怪的时候,他一瞬间慌了神:“……你,你是谁?!”
就是这个人类抓住还要杀死酒吞的吧。
茨木捏紧双拳恶狠狠地看向这个男人:“喂,区区人类,还想处死酒吞童子?”
“呃……!”
男人惊恐的在身上翻找着可以反抗茨木的武器,而茨木也伸出了他的手——
“够了!”一个十分有威慑力的声音阻止了这一切,茨木站在原地,不愿意回头,“茨木童子,本大爷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这家伙来指手画脚——!”
“挚友……”
“马上滚出这里!”
“……”
茨木咬紧牙关,他猛地冲上前掐住了男人的脖子,指甲深陷肌肤之中,渗出几滴鲜红。
“人类……!”茨木的怒火堆积在胸腔之中,却没有地方可以宣泄,“过几日,就等着下地狱吧。”
男人害怕的连连后退,跌坐在地上。
非常明媚的阳光,茨木觉得他的眼睛非常干涩。茨木走出房间,他感觉自己的一只手臂在隐隐作痛,是那个女人在作祟吗?
——
身体几乎快要结冰的寒冷,茨木轻轻地敲了敲房门。暴风雪十分的可怕,像一只凶恶的野兽在嘶吼着。
门开了,只是微微开了一条缝。
茨木迟疑了一会儿,并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口低着头低声说道:“挚友,能再看到你我真的很高兴。”
屋里没有回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暴风雪太大了,酒吞可能并没有听见。茨木也没有再将这句话重复,他悄悄关上了门,转身离去。
说到底,能够陪着他的并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女人。挚友变得很奇怪了,他变得像一个人类了,而自己……应该永远都会厌恶着人类,那些自私的人类。
“真没出息啊,为什么要流泪呢。”
低声的叹息被漫天的雪花冲散。
大雪吞没了他的身影。
——
茨木和那个阴阳师做了一个交易——茨木断掉自己的一只手臂交给这个阴阳师,与此相对的,他必须放了酒吞。
说到底,这个阴阳师只是一个想要名誉的人类,他做的一切不过只是想要其他人类都佩服尊敬他。拿着茨木的手臂,去告诉那些愚蠢的人类他已经杀了一只名叫“酒吞童子”的妖怪,而酒吞没有那个女人的教唆,也不会继续伤人,他也许,会就这样消失不见。
茨木咬紧牙关,在树林里面穿行着。空空的衣袖里有暗红色的血液滴落,肩膀也传来阵阵的疼痛。阳光还是那样明媚,就像是在喜悦的笑着,茨木想,自己一定是做的恶事太多了,连上天都不会同情他。
“挚友……”
肩膀不同寻常的疼痛令茨木的呼吸都在颤抖,他低着头意识单薄的低喃着,他也不明白自己现在究竟想要如何,可能是想要见到酒吞吧,但又在害怕见到酒吞后,他会因为红叶的死而对他大发雷霆。
很矛盾,茨木虚弱的笑着,现在的他不想要再看到酒吞厌恶自己的表情。
离开这里吧,到他找不到的地方去吧。
——
暴风雪终于停了下来,阴沉的天空也逐渐变的明朗。妖怪们也出门,趁着地上还有些积雪,他们聚在一起堆雪人,打雪仗。
酒吞站在门口,看着虚掩的房门,门口雪花化掉留下的水渍,在阳光下闪烁着。
他的心里察觉到了些什么。
“天啊,是红叶姐姐!”
“鬼女红叶!”
一时间,所有妖怪都骚动了起来,一直以来都没有再出现的鬼女红叶,今天被召唤了出来。
酒吞听着他们的话语,双拳却越捏越紧。
“混账东西……”
酒吞低声咒骂了一声,走出了房间。
……
一棵树的旁边,倒着一只妖怪。那好像是在传说中,令人敬畏的大妖怪。刚才的暴风雪让他的身上对了一些积雪,就像他的皮肤一样,苍白的毫无血色,而他的一只手臂,已经不见了。
酒吞沉默地走了过去,在那只妖怪的身边蹲下。大妖怪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一般,非常安静。在妖怪的的身旁,有一张纸,酒吞将它捡了起来——
“挚友啊,我把那个女人还给你了,所以希望你,不要再恨我了。
那个女人没办法陪你喝酒的话,你就去找狸猫吧,他的酒量应该能陪你喝一会儿。
还有,如果你真的看到这张纸的话,我希望……
你能最后,抱住我。”
太阳不知是什么时候出来了,金色的阳光落在妖怪的脸上,竟变得有些透明。酒吞将纸揉成一团,燃起的火焰将纸烧成了灰烬,灰白的纸屑飘散在空气之中,变成金色的粉末。
酒吞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妖怪的头发,指尖缠绕着发丝,动作无比轻柔。
“茨木,你真是个白痴啊。”
像是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阳光下,酒吞俯身抱住了茨木的身体,就像在对待一件易碎品一样,酒吞将嘴唇紧紧的贴在茨木的耳边,低声说道——
“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像个人类吧……”

——————————————————————————
1.大概会有番外。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