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雪融

写在前面:
1.此文为《淡雪之下》的番外。
2.完结撒花啦。
3.这篇完结之后暂时不会写新文了,《笨蛋恋爱日常》会不定时更新,大家如果有什么梗想要这货写可以在评论里面留言w
4.再祝大家鸡年大吉吧![你们尽管鸡年大吉吧,大的了一寸算我输╮ (. ❛ ᴗ ❛.) ╭ ]

——————————

“是茨木——!”
“酒吞童子快来!”
一个温暖晴朗的午后,妖怪们兴奋的大喊着,酒吞放下酒杯,有些迟疑的走去。
单薄的符纸在空中飞舞,在淡淡的白光包围下,有一只妖怪倒在召唤阵中间,看起来十分虚弱。酒吞心一紧,来到他的身边蹲下,手掌轻轻地摩挲着茨木的侧脸,紧皱的眉头又松开了:“哼,把他带去调养一下吧。”
妖怪们点点头。
——
茨木睁开眼的时候,视线里再不是一片黑暗,而是在一个房间里,从窗外洒落进来的阳光斑斑点点。
“这里是……”
“你醒啦!”身旁有一个熟悉的声音,茨木转过头,是桃花妖坐在他的身旁,“吓死我了,你已经睡了两天了,我甚至都以为你不会醒来了呢!”
茨木沉默了一会儿,他有些不理解现在发生的一切。在这之前,他应该还是身处黑暗之中,见不到任何人才对。
桃花妖似乎猜中了茨木在想什么,笑道:“那个啊,上次茨木大人你消失以后,大家都在很努力的将你重新唤醒呢!”
“为什么……”
“因为酒吞……”
桃花妖一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在听到“酒吞”这个名字时,茨木的胸腔一瞬涌上了众多酸楚与喜悦的感情。
“……挚友在哪?”茨木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他的心里想要见酒吞,又害怕见到他,他甚至在想,如果这次也能像上一次一样忘记一切就好了。
桃花妖微微笑着说道:“茨木大人你就先好好休息吧。”
“但是……我想见见他。”
“……酒吞大人说,暂时让你不要去见他。”桃花妖歉意的低下头,“所以茨木大人你先好好休息吧……”
“…………”
听着桃花妖说的那句话,茨木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情感在这一刻都变成了沉重的负罪感。
“那鬼……”
“嗯?”
“……没什么。”
果然,还是问不出口,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甚至是名字,他都不想再提起。
就像是伤口一般。
茨木忽然就有了一个想法——假装自己忘记了,那样就可以坦然地面对他。
——
身体已经恢复到可以到处走动的程度了,茨木坐起身,屋外依旧阳光明媚。
去见他吧。
茨木下定了决心,双脚有些颤抖的站了起来,因为长时间没有走动一时间没有习惯,走路有些吃力,他扶着墙壁,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出房间。
屋外,背对着他站着一只妖怪,有一头火一般红的头发,背上背着一个酒葫芦——酒吞童子。
茨木没有想到,酒吞就站在他屋外。
脚步声惊动了酒吞,他转过身看向茨木,表情没有任何的起伏,只是平淡的说了一句:“你已经能起来了啊。”
“唔……”再听到酒吞的声音,茨木心中的情感几乎要宣泄而出,但他想到自己现在应该假装忘记了过去,于是平复了一下气息笑道,“你好。”
心脏快要跳出胸腔,茨木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一些。酒吞听到茨木的回答,静默了片刻后垂下眼眸似乎有些无奈的冷哼了一声:“又忘记了吗……”
茨木紧张的看着酒吞的反应。
酒吞抬眼平静地看向茨木问道:“你这家伙,又忘记了我是谁吗?”
茨木捏紧双拳:“……我们以前认识吗?”
“……没。”酒吞偏过头不再看茨木,“没什么,你现在既然了,就去鬼使白那里让他给你做点东西吃吧,鬼使白你知道是谁吗?”
茨木点点头。
“那就好。”
酒吞应了一声,转身朝着别处走去。茨木看着他的背影,伸出的手又垂下。
——
因为茨木时隔许久又回来了,刚出房间的茨木就成了众妖怪的焦点。在这期间,茨木一直都没有看见酒吞在哪里。
狸猫跑来说道:“茨木大人,你可算回来了,因为你离开了,酒吞大人天天都找我喝酒,说要把我的酒量练的和你一样,天天要我陪他喝,喝的我有段时间都怕喝酒了。”
茨木笑笑,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个问题没问,于是开口向妖怪们问道:“……鬼女红叶在我离开后被召唤出来了吗?”
“这个嘛……”
妖怪们有些迟疑了,他们的神色有些困扰,好像是在顾虑着什么。这时,萤草走了过来有些怯弱的说道:“召唤出来了哦……”
“那她现在……”
“红叶姐姐已经离开这里了。”萤草的表情有些忧伤,“召唤出来的那一天,她说她想要见晴明,第二天就离开这里了。”
茨木有些惊讶:“离开这里了?为什么挚友没有……”
“就是酒吞让她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走来的白狼打断了,“酒吞说,这次就放红叶自由,让她自己去寻找那个人去了。”
“……!”
茨木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认为酒吞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他明明那么的……
“在你消失的这几年时间里,酒吞再也没有提起过红叶的事情。”
——
再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茨木关上门重重地坐在地上,他有些不敢相信他今天所听到的那些话。
手心很烫,可能是因为一天都攥的很紧的原因。
“挚友……”茨木喃喃自语,“为什么……”
脑子里一片混乱,茨木已经完全想不明白酒吞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了。
“茨木童子。”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开门。”
“?!”茨木一惊,“……谁?”
“酒吞童子。”
这件事我当然知道啊!
茨木紧抿双唇,身体靠着门。他不想把门打开,他害怕现在打开的话他一定不能好好的演自己失忆的这件事情,他现在的表情也一定很狼狈。
“……你有什么事吗?”
“来说点事情的。”酒吞的语气听不出喜怒,“关于你失去的记忆的事情。”
茨木的心里咯噔一下,他不知道酒吞会说哪一个部分,应该还是会说鬼女红叶的事情吧。
果然,还是不能面对他。
茨木低下头:“能不能先就这样说……”
“……”门外的酒吞沉默了一会儿答道,“好吧。”
茨木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外面似乎起了风,耳边有细细的树叶摇曳的声音。
“本大爷和你在很久以前就认识了。”酒吞停顿了一会儿,“也和你分别了两次。”
“……是,是吗?”
“不过这些琐碎的事情都没必要计较了。”酒吞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耐烦,茨木似乎能看到酒吞那张皱眉的脸,“茨木童子,如果说你这家伙又忘记本大爷了,那么本大爷很有必要要让你记起我是谁,然后我们把话说清楚。”
说清楚,是那个女人吗?是要责怪他吗?
茨木紧紧的咬住下唇,声音有些许颤抖:“抱歉,我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
“啊是吗。”酒吞好像也不惊讶,“那这样吧,陪本大爷喝一杯吧。”
“……啊?”
“我们以前经常一起喝酒,你这家伙没什么长处,就酒量稍微好一点。”
“我现在……不想喝。”
总而言之不能和酒吞见面。
“茨木童子。”酒吞的声音一下子沉了下来,变得有些严肃,“我这次不会让你离开的。”
耳边听不见任何声音,茨木蹲下身捂住眼睛,嘴唇紧抿气息颤抖。
“本大爷和你不一样。”酒吞似乎笑了一声,“不会像你这家伙一样,本大爷一直都不会忘记你的。”
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茨木已经没办法好好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他很想现在就告诉酒吞他也一直都不会忘记他,这样的感情。
“我可以把门打开吗?”
“不……”
茨木哽咽的话来不及说完,酒吞已经拉开了房门。身后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茨木双手抱住膝盖将脸埋了进去,牙齿紧紧地咬住衣服,以免发出一些没出息的声音。
看不见酒吞的脸,只能听见他有些迟疑的声音从头顶飘来:“你……哭了?”
茨木使劲的摇着头。
身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酒吞似乎是在他的身后蹲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儿后,酒吞问道:“你这家伙……为什么要哭啊?”
“……”
“喂喂,本大爷可是被你忘记了两次都还没哭你倒还先哭起来了。”
这是怎么可能的事情。
“我…我怎么,么……可能忘记……你啊!”声音颤抖的没办法完整的说出一句话,因为太过用力茨木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的话……!”这句话说完,茨木就后悔的想咬断舌头,这样在酒吞面前说鬼女红叶的事情的话,他应该会发怒的。
“你好像特别在意红叶的事情。”酒吞的声音听起来很疑惑,“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你…为,为什么要让她……离开……”
“她也有她的自由。”酒吞叹了一口气,“还给她而已。”
茨木不知道该说什么,眼泪终于止住了,不管怎么说在酒吞的面前哭实在太没出息了。
一阵微风带着某种花香,茨木慢慢的抬起头,并没有回头去看酒吞。
头顶传来了热度,头发被轻轻地摩挲着,发丝蹭在茨木的脸上很痒。
茨木的脸变得有些烫。
酒吞的手依旧抚摸着茨木的头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说你把本大爷忘记了是装的?”
茨木抬起的头又低下:“是的。”
“为什么?”
“因为……”茨木咬咬牙,这件事情的答案显而易见,“挚友,红叶走了真的好吗?”
“为什么这么问?”
还是接着机会和他说清楚吧。
“……你不是喜欢她吗?”
酒吞的手停止了动作。茨木心想着他是不是生气了,微微转过身体回头看向酒吞,但他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是在生气,反而还有一丝笑意。
茨木急忙想回过头。
“别动,好好看着本大爷。”酒吞用命令的口吻对茨木说道,“现在那个女人,难道你这家伙不应该陪着本大爷一起喝酒吗?”
“欸?”茨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喝酒的时候,本大爷可以忘记那个女人。”酒吞挑眉,“但不会忘记你。”
——
“喂——!茨木酒吞,吃饭啦!”
清晨,妖怪们还是像往常一样一起去吃早餐,却唯独不见茨木和酒吞。山兔等妖怪去了酒吞的房间,连个鬼影都没有,于是桃花妖提议去茨木的房间看看。
阳光已经非常明媚,桃花妖拉开房门,金色的阳光洒落房间,四处充满了太阳的味道。
“啊……”妖怪们站在门口,有些羞涩的捂住嘴巴,“这可真是……”
地板上,依偎着两只妖怪。能看见酒吞淡然的睡颜,还有一只将脸埋在酒吞臂弯里完全看不见脸的茨木,白色的长发被酒吞的指尖缠绕着。一件宽松的衣服搭在他们的身上,阳光为他们身上渡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边。
“怎么在地上就睡着了……”萤草轻笑了一声,“还是让他们再睡会儿吧。”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