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我喜欢的是?

——————————————
**注意:
本篇内容有恐同描写,不喜慎入。
本篇设定为现世校园。
——————————————

“茨木,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的挚友。”
“你……你喜欢我啥?”
“嗯……我喜欢挚友你的强大。”
“……”
每次一问到茨木这个问题,茨木总是会这么回答。酒吞并不反感茨木,倒不如说听到茨木这样的回答反而还有些失落,这个家伙只是在乎他的能力而已。
现在酒吞几乎不去问这方面的事情了,知道这只是自讨没趣而已。
——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酒吞发现自己有些奇怪了,脑子里整天都想着茨木的事情,只要关于茨木即使一点细小的问题也会纠结很久。酒吞自己分析了一下,总结出了一个结论——他喜欢上了茨木。
酒吞对于这个结论并没有做什么反驳,他的心里也隐隐有些察觉了。不过这并不重要,他并不打算对茨木表白心意,虽然茨木那个家伙天天都对着他说着“喜欢喜欢”什么的,也不过只是出于崇敬的感情,和酒吞的感情并不是同一线上的,去表白的话,估计也只是会被拒绝的。
一想到这个事情,酒吞整天都郁郁寡欢。他和茨木的来往很密切,两个人几乎成天都泡在一起。
夏天的夜晚房间即使开了空调也还是有些闷热,酒吞手里拿着一瓶酒指着茨木说道:“本大爷今天心情不好,陪我喝一杯。”
“好。”
茨木笑了一声,接过那瓶酒很熟练的打开,喝了一口后看向酒吞道:“怎么了?”
“啧,也没什么。”酒吞灌了一口酒后很郁闷的拍了拍桌子,“老子感觉自己一定是单身久了,心里才会这么烦躁。”
“不就是女人嘛,不至于挚友你这么烦躁。”茨木说的倒是无关紧要,酒吞看着他,心想让自己这么烦躁的人不就是你吗。
“哼,说的倒是很轻松啊。”
“这本身也不是值得那么烦恼的事情。”
两个人聊着,两瓶酒也很快见了底,酒吞喝酒的速度很快,酒量也比一般人要好得多。茨木一开始酒量是不行的,后来被酒吞锻炼了起来,现在也能陪酒吞喝几轮了。
“话说回来啊,茨木。”酒吞一边喝着酒,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你一直说喜欢我的强大,我到底哪里让你感觉强大了?”
“嗯……各种方面。”
“比如?”
“比如挚友你酒量很好,为人特别坦荡,做事特别干脆……”
“好了住嘴。”酒吞不耐烦的挥挥手,“夸本大爷的话就不要说了反正都听了很多遍了。”
茨木经常对酒吞示好,所谓的示好就是像现在这样夸酒吞,把他夸的天花乱坠。在这其中又包含了多少真实的感情,就不得而知了。
茨木对这件事倒不以为然:“但挚友也问了我很多遍,我的答案还是依然不会变的。”
“啊,是吗。”
酒吞麻木的回应了一声,又开了一瓶酒十秒不到就喝完了。酒吞俯身准备再拿一瓶酒,却被茨木抓住了手臂,他皱着眉说道:“挚友,你喝的太快了。”
“哪有?放手!”
“喝的太快的话,就算挚友你的酒量非常好也很容易喝醉的。”
“啰嗦死了——!”酒吞挣开了茨木的手,拿出一瓶酒很熟练的打开瓶盖,“老子今天就是喝酒解闷的,怎么喝痛快怎么喝!”
“……”茨木看着酒吞,没有继续阻止他,“是什么女人让挚友你这样心烦呢?”
酒吞拿起酒使劲的往嘴里灌,一瓶又见底,他一边伸手拿酒一边淡然的回答道:“不是女人。”
茨木愣了一秒:“嗯?挚友你难道不是感情问题?”
酒吞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不停的喝着酒,桌子上很快就摆了八九瓶空酒瓶。酒吞这一轮似乎也喝撑了,身体靠着沙发半眯着眼看着茨木:“感情问题就必须是女人吗?”
那一刻,两人相视一起陷入沉默。
——
酒吞觉得没有哪一个早晨会比今天更加诡异的了,此时的他全裸坐在床上,身旁的茨木还没有醒来。
关键是,酒吞对于昨晚的记忆完全是一片空白。
虽然不想这么想,但酒吞还是做了最坏的想象,所谓什么酒后乱性他以为这种事情只会出现在狗血偶像剧里面,没想到这次……
酒吞双手按住脑袋,努力的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他的印象里面好像就只有茨木有些讶异的神奇看着他,还有他微微张开的嘴唇……
不管怎么想好像都朝着很严重的方面发展去了。
正当酒吞心乱如麻时,躺在他身旁的茨木动了一。酒吞一顿,有些迟疑的扭过头,茨木已经醒来了,并且用十分平静的眼神看着他说道:“早上好啊。”
“……早啊。”
因为茨木的反应实在太过于淡定,让酒吞一时间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而在这个时候茨木已经先起身下床了,他的下半身还穿着裤子,酒吞稍微松了一口气。
酒吞叹了一口气,嚷嚷道:“喂,茨木童子,为什么我会在你的床上和你睡在一起啊?”
“挚友忘记了?”茨木站在门口,“昨天晚上挚友你喝醉了,开始胡言乱语,之后又开始脱衣服,自己就跑到我的床上去睡着了。”
听茨木说完这些话酒吞都能想象到自己当时的样子一定像个神经病。
不过……
酒吞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问道:“老子……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茨木走出了房间,隔了一分钟后屋外传来他的声音:“我个人觉得没什么奇怪的话吧。”
这肯定就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了。
酒吞坐在床上抓耳挠腮烦躁的想着,自己应该没有趁着酒意就表白了吧。
“挚友,你还不出来洗漱吗?我已经用完卫生间了。”屋外传来茨木的声音。
“来了。”
茨木的反应比较平淡,说明昨天其实酒吞并没有对茨木表白什么的。酒吞有些惴惴不安,他走出房间来到卫生间,刚好茨木从卫生间走出来,看着他笑了一下。
酒吞一愣,低下头径直走进卫生间。
自己也变得有些奇怪了。
——
学校里面开始流传一些奇怪的谣言,这里面绝大多数都是诋毁酒吞的说辞。酒吞在学校也算是一个风云人物,因为脾气的关系也得罪了不少人了。
“喂,酒吞,你是个双性恋?”午休时间,酒吞唯一的的好友大天狗问道。
“噗——咳咳咳——!!”被这突如其来的提问吓到的酒吞震惊的看向大天狗,“为,为什么要这么问啊?!”
“很多人都在说你昨天和一个男人上床了。”
“哈?!谁啊?!!”
“嘘——别激动好吗?”大天狗到时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拍了拍酒吞的肩膀,“如果这些只是谣言的话你不用这么在意。”
“切。”酒吞不爽的咂咂嘴,“这些人真是无聊!”
“你平时不得罪这么多人的话也没这么多事。”
酒吞不再说话,他不知道这些奇怪的谣言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说什么他昨天和一个男人上床了之类的……
“怎么可能啊……”酒吞皱眉低下头,“除了那个家伙以外的人……”
——
学校开始流传一些奇怪的谣言,茨木也是刚刚才听到这些谣言的,就是此时此刻,男厕所里面。
男同学A:“听说那个叫酒吞童子的家伙是个不但花心还是个双性恋啊,昨天都和一个男人上床了!”
男同学B:“啊,好恶心啊,那家伙看不出来竟然还是个同性恋啊,我以后要离他远点了,万一他身上有什么可怕的病毒怎么办?”
男同学A:“真的假的,没这么夸张吧——”
男同学C:“万一有什么艾滋病病毒呢?”
“啊,这个真的超吓人——!”
“哈哈哈哈……”
茨木一边洗手,一边听着这些人说的这件事情,神色渐渐冷了下来。
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人会相信这样的话。
“同学,请问一下。”关掉水龙头,茨木甩甩手微笑着看着这几个男同学,“刚才你们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是真的吧,毕竟那样的家伙什么事情都可能干的出来啊!”
“欸你们说,如果酒吞童子和男人做的话,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那个呢?”
“应该是下面那个吧?那个家伙脾气那么暴躁怎么可能……”
“你们想象一下酒吞童子被上的表情,难道不觉得恶心吗?”
“哈哈哈真的真的——”
“啊不好,老子的脑海里都有画面了,超恶心啊!”
……
他们似乎对酒吞童子这件事情非常感兴趣,茨木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
——
这个谣言不知道什么时候越传越开了,就连年级的主任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他把酒吞叫到了办公室里,理所当然的开始盘问。
“酒吞同学,我就直说了吧,我不管你的性取向是什么,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对学校风气的影响很不好。”年级主任和酒吞已经谈过很多次话了,所以基本都是熟人了,“这个道理你知道吗?”
酒吞挑眉:“嘴长在他们身上又不在我身上。”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乱搞?”
“……!”酒吞抿了抿唇,“老子没有。”
“事到如今你都还不承认?”
“老子都说了没有!”
整个谈话最终还是不欢而散了,酒吞的心情就像是吃了屎一样难受。
为什么偏偏他要受到这样的对待?
带着这样的想法,酒吞走进教室。他发现了他的课桌上写了很大的三个字——同性恋。
怒火一瞬间就被点燃了,酒吞咂咂嘴抬起腿一脚重重地踢在教室门上,吵闹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
酒吞拼命压制怒气:“……是谁写的?”
没有人回答,教室里鸦雀无声。
抬腿,比刚才更重的一脚踢在门上,“咚”的一声巨响震得他自己的耳膜都有些隐隐作痛。
自己为什么非得受到这样的遭遇不可?
自己是同性恋吗?不是吧——
我也不是自己愿意才喜欢上那个家伙的。
双拳越捏越紧,酒吞回过神来时发现教室门已经被踢的凹了一块下去了,而他的脚也开始发痛。
“酒吞。”叫他的声音十分熟悉,酒吞的身体抖了一下,却不想回头去看,“你……”
他知道了吗?知道其实我是个恶心的同性恋?
他会相信吗?
不可能不相信吧,毕竟大家都这么认为,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大家都这么……
可是……
不想让他知道,不想让他看见,更不想让他明白,自己是一个多么肮脏的人,那样的话,他也会和其他人一样,也会讨厌他的。
知道自己崇拜的对象是多么的无能,失去了这一点,他也没有理由在陪着自己。
这样的事情……
“不……”酒吞的气息颤抖,“不要……”
嘴里并没有再说出任何的话,身体就已经擅自行动了起来。酒吞撞开了茨木,冲出了教室。
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跑着,耳边他们的惊呼声就像是刮过的大风,一切渐渐也变得安静了,什么都听不见了,谁也看不见了,视线变得模糊起来,什么都感觉不到,就这样盲目的向前跑着。
至少,要逃离这个地方。
“酒吞——!”
有人的呼喊声,酒吞恍若未闻,朝着跑着,直到有人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身体。
停下脚步,酒吞这才感到身体有多么的疲惫,眼前已经不是在学校之类。身后有人的气息,他正紧紧地抱着酒吞,胸口随着呼吸大幅度的起伏。
“……喂,放手!”酒吞虽然这么说,却没有一点反抗的动作,“你这样被别人看见会被误会的。”
茨木还有些急促的吐息落在酒吞的耳边:“误会什么?”
“误会你是……”酒吞低下头,“gay之类的。”
“那么,你是吗?”
“啊?”酒吞一时语塞,“……可能是吧。”都到了这种地步,还不如向他承认了算了。
茨木听到酒吞的回答笑了笑道:“倒挺老实。”
“……既然这样你也该回去了吧。”酒吞偏过脸看着地面神色却异常平静,“我很恶心的吧。”
“不会啊。”茨木几乎是脱口而出,“我早就知道了。”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知道了?”
“那天晚上你醉酒了就这么告诉我了。”
那天晚上……
原来那天晚上他说了奇怪的话,就是向茨木坦白了自己是一个同性恋的事情吗?
一阵沉默之后,酒吞挣开了茨木的怀抱,向前走了几步与茨木拉开了一段距离,笑道:“哼……那些家伙说的是没错,我这种人本来就不受待见,所以你还是不要和老子走的太近了,不然的话不知道会被……”
“挚友你喜欢的人是谁呢?”茨木根本没有在意酒吞说的那些话,自顾自的问道,“能告诉我吗?”
“……”
酒吞犹豫了,茨木是一个直男,根本不可能会喜欢他什么的。现在就算他接受了自己是个同性恋的事情,也不一定会接受自己喜欢的就是他的事实。
“我……”
“难道挚友你喜欢的人,不是我吗?”
酒吞呆愣的看向茨木,他的表情平静带着些许笑容,看起来真的不像是在开玩笑。
可是酒吞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不明白为什么茨木要这么说,也不知道茨木想做什么,酒吞紧咬下唇,鼻息间泛起一阵酸楚的感觉。
“酒吞……”茨木一步步靠近酒吞,伸手牵住了酒吞右手的食指,手指请上面轻轻摩挲着,“不能告诉我吗?”
告诉了之后会怎么样?
“……不,不是你。”
酒吞说完,倾身抱住了茨木。

——————————————————————
1.正文完,不过后面还有一些我写成番外。
2.番外有车,避免像上次一样发出来五分钟就翻车的情况我先提前说一下,嗯……应该是发在微博里面的,不过我尽量会在这里发的想尽办法_(´□`」 ∠)_[微博http://weibo.com/u/5936623513,发的时候我会在这里通知大家甩链接所以大家不用关注直接到时候戳进去看就可以了w]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