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真假骗局》

写在前面:
1.酒茨,有私设。
茨木:不良,辍学。[痴汉(不)]
酒吞:工作不明。
2.本章有自行车2333
3.半个月之内完结,这个糖甜的你掉牙。
4.这篇文完结这人就要神隐一段时间了。

——————————————————————————
act.1 我似乎恋爱了
早晨,时间还早,正是上班族出门的时候。
“我似乎恋爱了啊。”一个无人察觉的小巷子里,一个男人第二十三次这样喃喃道,“真的不错啊这个男人。”
他的唇角勾起一个弧度,微微探出身体,看向那个提着公文包匀速走远的男人——那个男人有着一头美丽的红发,背影看起来纤长,肩膀也很宽阔。
这无疑是一个身材很好的男人该有的比例。
直到那个男人彻底离开了视线,他才缩回身子做着深呼吸。一旁路过的行人对他投来怀疑的目光,他回以凶狠的眼神。
“啊啊啊啊——”在赶跑了路人后,他一手抓挠着后脑勺一边蹲下,像是发牢骚一样嚷嚷着,“怎么办,好想上他啊。”
忘说了,这句话他已经说了三十几遍了。
——
刚才那个出现在小巷中的男人名叫茨木童子,是一个典型的不良,只不过在不良中算是很杰出的一位。这段时间,他时常在这附近徘徊,是因为他邂逅了一位名为酒吞童子的男人,并且好像还对其一见钟情。
按他的话来说:“这可不是什么俗套的一见钟情,这一切一定都是命运注定好的,我和他的相遇是必然的!”
至少,他身边的小弟们相信了。
他们是怎么邂逅的呢?
很简单,酒吞童子在上班的路上捡到了茨木童子丢失的钱包,非常无私的将这个钱包交给了警察叔叔。但实际上这个钱包是茨木童子去偷来的,他到处找寻着这个他好不容易偷到的钱包,被小弟告知被酒吞送去了警察手里。没钱花了,无奈之下茨木只有去硬着头皮去拿,没想到这个警察根本没怀疑就把钱包给了茨木,而茨木打开钱包时,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希望你能快点找到你的主人。
这句话很显然是写给钱包的,不过茨木一瞬间就对这个捡钱包的人充满了好感。当他前不久终于打听到了酒吞的下落时,看见酒吞发现这个男人真的很对他的胃口。
无论是从长相,身材,还有他各方面的爱好也好。
于是,每天上下班尾随酒吞是茨木的日常任务了。
事到如今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茨木也觉得是时候该出手了。
“各位,听我说。”茨木轻咳了一声,“大家都知道,我这可悲可怜的单恋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了,内心已经饱受煎熬。”
“是啊大哥好可怜……”
“上了他!!”
“加油啊大哥!”
一时间,所有人激动的嚷嚷着,茨木挥了挥手用十分悲伤的表情说道:“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只是得到一个人的身体,这次,我想要的到酒吞童子的心!”
“哦哦哦哦——!!”
“所以,我们首先要……”
——
下午,下班时间。
酒吞童子和早上一样,依然是提着一个公文包朝着家里走,茨木也还是一样,躲在小巷里痴汉一般的观望。
“我似乎恋爱了啊。”
二十四次了。
茨木的视角——
啊,你看酒吞童子多么美丽动人的红色长发,这是多么美丽的颜色!还有那对眼睛,就像宝石一样!那匀称纤长的身体,那宽阔的肩膀,那一米八的大长腿——!!
还是一如既往的思想,茨木却看见酒吞忽然停下了脚步,迎面走来了一群看起来很像不良的不良,挡住了酒吞。
怎么了?!
茨木心里紧张起来。
“喂,小哥——”领头的一个看起来有些胖的男生嘴里叼着一根烟歪着头很拽的说道,“给我让开。”
你这个死胖子——!!茨木愤怒的咬住牙。
面对这一群不良,酒吞童子愣了一秒,随后天然的笑了笑:“嗯?我身旁还有很多空地你们可以直接走过去的。”
“老子就是要从这里走过去!”
“你这家伙听不懂吗?!”
酒吞的话激起了这些不良的不满,他们摩拳擦掌,仿佛下一秒就要动手了。
“为什么呢?”
酒吞这句话彻底引起了不良的不满,前面的胖子抬起手准备给酒吞一拳,茨木见势不妙立刻冲上前挡在了酒吞面前。
“嗯?”酒吞好像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你是谁?”
茨木第一次离酒吞这么近,他转过头看见酒吞白皙细腻的脸庞,那双眼睛正看着他,鼻息间忽然涌起一股热流。
“我,我是来帮你的……”茨木十分的羞涩。
“帮我什么?”
“这些不良不是在找你麻烦吗,所以,我看见了,就……”茨木越说越害羞,他感觉被酒吞的视线注视着他都快勃起了。
“喂喂喂,两位,拿我们当空气吗?”这两人仿佛秀恩爱的行为引起了胖子强烈的不满,“信不信我马上让你们痛的动不了啊?!”
“哈——!?!”
胖子打断了茨木和酒吞的“深情对话”,茨木的胸腔燃起了愤怒的火焰。他恶狠狠地看向胖子,捏紧了拳头:“你有种再说一遍?”
这可把胖子吓坏了。
“你们,给我等着!!”
说完,他们就落荒而逃。
“……总而言之,你好像帮了我一个大忙啊。”在看不见他们的影子后,酒吞在茨木身后道谢,“非常感谢。”
茨木转过身,视线对上酒吞后又很快的移开:“没,没事的——!”
酒吞没有发现茨木的异样,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是……”
“茨木……!”茨木脱口而出,“茨木童子……”
“茨木吗……”酒吞低下头,嘴角勾起一抹不被察觉的弧度,“你好,我叫酒吞童子。”
“哦,哦哦!”
虽然茨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了酒吞的名字,但听他亲自说出口时还是心跳了一下。
“那,我们之后再联系吧,茨木。”酒吞挥挥手,整理了一下包之后准备离开。
茨木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种大好机会怎么能白白浪费呢?
“等,等一下!!”茨木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等一下,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吗?!”
“看电影?”
“最近那个叫A子的明星出了新电影,好像是今天的首映,我刚好多买了一张票……”
“真的吗?!”酒吞的情绪一下就来了,“让我和你一起去看没关系吗?”
“当然了!”
其实茨木事先调查过,酒吞很喜欢A子,所以昨天提前去订了两张电影票,就等着今天的好机会。
“我们走吧。”
“好,你让我回家稍微整理一下衣装可以吗?”
“没问题。”
——
虽然茨木说没问题,但实际上酒吞去整理衣装就用了接近一个小时。茨木也不是不能等,只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酒吞穿着一身休闲服,身体显得更加高挑,去电影院的路上回头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我真是喜欢上了一个十分优秀的人啊。
茨木心里美滋滋的,心里想侵犯酒吞的思想也越发浓重了。
走进电影院,酒吞吸引了很多目光。茨木有点不爽,便拉着酒吞快速的走进了放映室。
“茨木你怎么了?”酒吞随着茨木来到放映室找到位置坐下,“感觉你有些不开心。”
“没什么……”
茨木偏过头,他不愿让酒吞看见自己这么不成熟的一面。
电影开始放映了,放映室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茨木和酒吞做的位置偏后排,也不怎么显眼。
“那个,酒吞……”茨木犹豫着还是开口了,“我可以牵住你的手吗……?”
茨木呼吸变得有些困难,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在心里也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但还是抑制不住心里紧张的感情。
可是酒吞没有回答。
“酒,酒吞?”
茨木看向酒吞,酒吞并没有看他。茨木吞了吞唾沫,他努力压制住自己变快的呼吸,一只手颤抖的伸向酒吞。
手,握住了。
茨木激动的无法呼吸,看酒吞依然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他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
他这个意思是,默认了吗?
酒吞没说话,茨木也不敢妄下结论。直到酒吞微微侧过脸问道:“一会儿电影结束后,要来我家吗?”说着,他感觉到酒吞的手掌张开,与茨木变成了十指相扣的握法。
天呐……!
茨木另一只手紧紧握拳,他害怕自己现在就在这里吻住酒吞。在平复了好一会儿的心情后,茨木重重地点点头。
——
“好了,到家了……唔!”
酒吞刚把房门关上,茨木就抱住了酒吞将他抵在门前重重地吻了上去。
“唔……”
茨木只是啃咬着酒吞的唇瓣,他的唇上带着一些甜味,令茨木痴迷。
“茨木,你是第一次吗?”迷蒙间,茨木听见酒吞这么问道。
怎么说呢,并不是第一次,但只是因为太紧张太激动了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该进行哪一个动作才好。
“呵……”
忽然,茨木好像听见酒吞发出了一声轻笑,他被酒吞扶着,两人转了个圈,茨木被酒吞压在房门上。
“可不要让我心急啊。”
就像是错觉一样,茨木听见酒吞用十分低沉的语气在茨木的耳边喃喃了一句,随后嘴就被堵上。
“嗯……”
酒吞用嘴含住茨木的下唇,舌头轻舔着,温暖潮湿的感觉令茨木闷哼了一声,酒吞的舌头趁机就滑了进来,在茨木的口中探索着。
“啊……酒……”
真是主动啊,我的酒吞。
茨木迷糊之间想着,张开嘴迎合着酒吞。酒吞粗重的呼吸混合在茨木的鼻息间,茨木只能感觉到嘴唇正在被什么蹂躏着。唇舌交缠,酒吞用舌舔舐着茨木的舌壁,两人黏腻的唾沫响起“啧啧”的水声。
茨木的身体变得瘫软,酒吞一直用他的手支撑着他的身体。
“要去床上吗?”酒吞低声在茨木的耳边问道,“我来‘照顾’你。”
“好……”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