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恶友间的情话][车慎入]

[恶友间的情话][车慎入]
写在前面:
(注意,这篇为和谐版,之前发出来还没十分钟就挂了,我会在评论发链接大家移步去看全文吧_(´□`」 ∠)_)
1.车,真车,法拉利,高速路。全文八千字左右,图片是车,接正文第一个高能分割线。(此车无S,无M)
2.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一般平时看起来冷淡的人床上会非常软,平常看起来温柔的人床上也许会腹黑。
3.因为看tv尼诺每集一表白媳妇儿,所以这次写了点情话题材。[但是可能以我的情商也写不出什么戳心的情话。]
4.小剧场可扎心了嘿嘿嘿。
——
吉恩刚出差回来。
阳光还比较柔和,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吉恩走出机场,下意识的拿出了一根烟含进嘴里,却到处找不到打火机。
这时,衣兜里的电话反倒响了起来。
吉恩微微挑眉,将嘴里的烟拿出来夹在手指间,另一只手将手机拿出来看了屏幕一眼后,嘴角微微上扬,接通了电话道:“尼诺。”
“晚上要来喝一杯吗?”对方慵懒的声音令吉恩脸上的笑意不断扩大,他看了看四周又低头看了看手表,低声说道:“今天就算了,萝塔还在家里等着我。”
“这样啊。”对方沉默了一会儿,“那就改天再约吧。”
来来往往的人流中,吉恩拿着手机站在原地,脸上是有些无奈的微笑。他摸了摸后脑勺笑道:“实在要喝的话,就来我家吧。”
对方似乎也轻笑了一声:“好。”
——
“哥哥,你回来了啊!”听见开门的声音,正在厨房准备晚餐的萝塔兴奋的跑来玄关迎接,“啊,尼诺先生也来了啊!”
“晚上好。”尼诺微笑着,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很久没吃的萝塔做的饭了,今天想来尝一尝了。”
“哈哈,那今天就多吃点吧!”
“萝塔,菜要糊掉了哦。”
“啊,糟糕了!”
吉恩也脱掉了外套,尼诺伸手接过吉恩的外套,脱下了吉恩的围巾道:“这么长时间的出差感觉怎么样?”
吉恩慢吞吞的走进了屋子,四处打望了一下后对尼诺摆摆手:“如果把这次出差当做观光旅游还是不错的,只是体力有些吃不消就是了。”
“你是太缺乏锻炼了。”尼诺淡笑着摇摇头。
吉恩勾了勾嘴角,从衣兜里拿出了那根今天没抽成的烟,偏过头问尼诺:“我打火机不见了,你有吗?”
“我可没有。”尼诺耸耸肩,厨房那边正在忙活的萝塔说道:“哥哥请到阳台去抽烟,打火机在那边房间的柜子里面!”
“帮大忙了。”
吉恩去房间拿出了打火机,来到阳台点燃了那根烟。天色已经渐渐入夜,吉恩嘴里的烟发出淡淡的火光在跳跃着,飘渺的烟雾互相缠绕,在夜色中悄然淡去。
尼诺不知什么时候也到阳台来了,他站在吉恩身边望着已经不在泛蓝的天空,随口说道:“今晚没有星星呢。”
吉恩吸了一口烟,顺着尼诺的视线朝着天空望去,确实是没有一颗星星,不过这也才是刚刚入夜。
说起来,自己好像有什么话想对尼诺说。
吉恩一边抽着烟一边在脑海里不断回想着自己究竟想说什么,却被房间里萝塔的喊声拉回了现实。
“啊,真是的,你们两位快来吃饭了!”
“好好。”尼诺回应着,拍了拍吉恩的肩膀,“去吃饭了。”
吉恩木纳地点点头,抽完了最后一口烟。
——
“嗯,果然萝塔做的饭比较好吃。”夜色已深,尼诺和吉恩站在阳台边,一个抽烟一个喝酒。尼诺微微抿了一口酒悠闲地说着,“我们三个人中,你做饭垫底。”
“啰嗦死了。”吉恩长长的吐出一口烟,夜风吹拂起他额前的碎发,他美丽的眼眸在发丝中若隐若现。
尼诺看着吉恩,微微摇晃着手中的酒杯。
“啊,对了。”吉恩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看向尼诺,“我想起来了。”
尼诺挑眉:“嗯?”
“你的伤口还没有完全好吧,喝这么多酒没问题吗?”
尼诺先是一愣,随即笑出了声:“我的身体可比你强壮多了。”
“不见得。”
“别小瞧摄影师啊。”
“……说真的。”吉恩转过身,微微皱着眉看着尼诺,“不要紧吗,那个伤。”
枪伤。
虽然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尼诺也从来不向吉恩提起这件事情,但也曾有几次,他看见尼诺因为长时间托起摄影机而背部疼痛靠在一边。毕竟是枪伤,要痊愈也要很长一段时间,尼诺很显然经常勉强自己。
“已经不会影响到正常生活了所以没关系的。”尼诺没有再去看吉恩,他望着天空喝了一口酒,不知道在想什么。
吉恩觉得他从来都不懂尼诺在想什么,他也没办法去干预尼诺的事情。
不公平就在于这个地方吧,明明平时尼诺不管什么时候都在远处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吉恩抽完了烟,回到房间里扔掉了烟头。
房间里响起“踏踏踏”的脚步声。
“唔……!”
“果然还是在痛吧。”
“像你这么用力的去按,就算是没有伤口的地方也会疼的吧。”尼诺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却撞上了吉恩带着歉意的视线。
已经有很久,都没有看见吉恩这样的表情了。
这让尼诺回想起了刚失去双亲的吉恩。
尼诺不喜欢看见他这样的表情。
“转身。”吉恩恢复了若无其事的表情,对尼诺下达了他难以理解的命令。
“嗯?”
“背对着我。”
“饶了我吧。”尼诺摇摇头,无奈的转过身去。虽然他大概能猜到吉恩想要干什么了,不过当吉恩微凉的指尖触碰到他的肌肤时,他还是微微吸了一口气。
“啊,伤疤。”吉恩看起来就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样轻轻抚摸着尼诺背上的伤口,“看来要留疤了。”
“不在脸上就好。”尼诺说的很平淡,但吉恩的触碰让他的后背有些痒。
短暂的触碰后,吉恩收回了手。尼诺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来,苦笑着看着吉恩:“你……其实是有点喝醉了吧。”
因为灯光微弱,尼诺看不清吉恩的脸是否有着红晕,但他能清楚的看到吉恩垂下的眼眸,紧抿的嘴唇,碎发投下的阴影。能看到这样的表情,尼诺认为平常几乎不可能看到,除非吉恩喝醉。
“大概吧。”吉恩回答得倒是很爽快,“因为感觉头有些晕。”
“呼——”
尼诺吐出一口气,有些犹豫的伸出一只手,缓缓地落在了吉恩的头上。
这个举动果然换来了吉恩疑惑的眼神。
尼诺迅速将手移到一边,笑道:“啊,你的头发刚才被风吹乱了,我帮你压了一下。”
“总感觉很舒服……”吉恩毫不避违的直视尼诺,眼睛微微眨了一下,“被尼诺这样摸头的感觉。”
夜风带着丝丝花香,吉恩的眼瞳孔里倒影的灯光光影在摇晃,里面确实映出了尼诺的模样。
尼诺心下一紧,就像被一双无形手抓住了心脏,说不出来的感觉充斥在脑海间。僵在半空的手也再次伸向吉恩,轻轻磨蹭着吉恩柔软的头发。
趁着吉恩喝醉了,对他做这样的事情确实是不太好的。
尼诺知道,却没有收回手。
胸腔中弥漫着一种苦涩的感情。
吉恩微微呼出一口气,一只手覆在尼诺的手上,轻轻拍了拍,就像是在安慰尼诺一样。
反正到了明天早上,他就会忘记的。
尼诺对自己的这种想法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倾下身,将吉恩拥入怀中。
淡淡的花香与些许烟味混入鼻息间,怀抱中的人温暖的体温,都在对尼诺说着这一切真切的发生了。
吉恩没有挣扎,非常安静地待在尼诺的怀中,只是用闷闷的声音说着:“尼诺的身上,酒味好重。”
“……”尼诺淡笑,手轻拍吉恩的背,“刚刚才喝了那么多酒,没有酒味才奇怪吧。”
“嗯……”吉恩应了一声,回抱住了尼诺,“外面好冷。”
“我们进屋吧。”
尼诺觉得自己的心情变得舒畅起来。
“话说回来尼诺,你最喜欢哪个区呢?”
“嗯?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好奇而已。”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区吧。”
“哦……真是冷漠啊,尼诺你。”
“换句话来说,也许每一个区都喜欢吧。”
“欸?”
“毕竟吉恩你每个区都会去啊。”
“……!”
有你在的那个地方,我就最喜欢。
——
[小剧场]
吉恩:“话说回来尼诺,我在别的区听见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你想听一下吗?”
尼诺:“你说。”
吉恩:“就是‘如果我和你的父亲一起掉进水里了你先救谁’这样的问题。”
尼诺:“嗯……救你吧。”
吉恩:“嘿——你竟然不去救你的父亲。”
尼诺:“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他也一定会让我第一时间去救你,况且我的父亲也会游泳。”
吉恩:“哦,这样啊。”
(短暂沉默)
尼诺:“那这个问题反过来,我来问你的话,你会救谁呢?”
吉恩:“哦……我父亲反正已经死了所以肯定是救你的。”
尼诺:“这样就没意思了。”
吉恩:“我说的是事实。”
尼诺:“我和你们部的一个重要的部下掉进水里了,你会先救谁呢?”
吉恩:“……嗯,果然还是先救你吧。”
尼诺:“唉……”
吉恩:“为什么叹气?”
尼诺:“事实上我并不希望你先来救我。”
吉恩:“为什么?”
尼诺:“如果在你愿意的情况下,你可以先去救你的部下。如果你没有这个意愿,我希望你可以去报警或者其他什么的,都不要想着下水来救我。你的性命才是第一的,我不希望你下水来救我让自己涉险。”
吉恩:“……尼诺。”
尼诺:“而且我也会游泳,你下来救我我还得把你一起带上岸。”
吉恩:“真让人火大……”

评论(14)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