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倒倒到倒倒倒的大数

沼泽里的司机,时不时酒驾,常年深夜开车。

《被吓到的吉恩君》

[写在前面:

1.本文略欢脱,温馨。讲了俩熊孩子[划掉]为了吓唬对方互相讲鬼故事的互(hun)坑(hou)生活。

2.不瞒你们说,我想写撒娇[大概]的吉恩很久了。吉恩总是会在无意间就向尼诺撒娇呢,可爱死了。

3.尼诺做这一切都是都是为了吉恩少抽点烟呐。

4.本文含并不恐怖的恐怖故事描写,请慎重阅读,不要笑也不要害怕。

5.该脑补的是最后的画面,不是他们俩在酒馆里讲鬼故事的画面啊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唉——最近哥哥真是的……”坐在咖啡厅里,萝塔一手轻轻摇晃着咖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尼诺喝了一口咖啡,温和地问道:“怎么了吗吉恩他?”

“最近他……”萝塔忽然沉下声,脸色十分沉重的望着自己手中正在冒着热气的咖啡缓缓地说道,“很喜欢讲鬼故事。”

“嗯?”

尼诺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用纤长的手指轻敲餐桌,另一只手托着下巴有些纳闷地问道:“讲鬼故事?吉恩?”

“不知道。”萝塔很泄气的摇了摇头,撕了一小块面包喂进嘴里,“这几天他都已经给我讲了四五个了。”

“哦?”尼诺勾起嘴角饶有兴趣的问道,“他都是怎么给你讲鬼故事的?”

讲什么鬼故事都不稀奇,关键是在于那个吉恩竟然会给别人讲鬼故事,这很反常。

萝塔咽下面包,喝了一口咖啡后有些激动的凑近尼诺说道:“你知道的吧,哥哥他面部表情本来就不怎么多,讲鬼故事的时候特别正常几乎都不笑,就算我不相信,看着他那个表情我还是会觉得很心虚的好吗?!”

尼诺擅自想象了那样的画面——倒不如说非常有趣。

“欸——?为什么尼诺先生你笑了啊,难道是在笑话我吗?”萝塔不满的鼓起脸。

“怎么会呢。”尼诺拍了拍萝塔的头,“只是觉得有些搞笑而已。”

“这是很严肃的事情好吗!”

“抱歉,忍不住就。”尼诺忍住笑意,“那你是想让我帮你去说说你哥吗?”

萝塔双手合十:“拜托你了!”

——

“于是,就是这样。”一家安静的酒馆里,尼诺给吉恩倒满酒悠哉的说道,“你这样会吓坏萝塔的,你就放过她吧。”

“是吗……”吉恩喝了一口酒,一手撑着侧脸面无表情地嘟囔着,“我还以为她很喜欢呢。”

“她可是女孩子啊。”

尼诺无奈地笑着,和吉恩碰了杯,仰头喝掉了杯子里的酒后看向正在拿烟的吉恩,饶有兴趣的问道:“那么,你为什么会突然开始讲鬼故事呢?”

“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吉恩嘴里叼着烟,却没找到打火机。尼诺摇摇头将衣兜里的打火机递给了他。吉恩接过打火机,低头点燃了烟,微弱的火光映照在他的脸上。

“就是在别的区听到了,感觉很有趣。”

“竟然会觉得有趣而不是害怕。”尼诺感叹了一下,随即微微将脸凑近吉恩压低声音,“既然如此,现在能给我讲一个吗?”

吉恩有些惊讶的抬起眼:“你不怕吗?”

“那就要看你讲的怎么样了。”

“好,那我讲了。”吉恩一下子就来了兴致,他将脸凑的更近,看着尼诺一本正经的开始讲道,“从前……”

“噗……”尼诺一时间没绷住,笑了出来,“抱歉抱歉,因为你这个开场太陈旧了难免有些怀念。”

“你不能打扰我。”吉恩虽然表情没什么起伏,但语气有些不爽。

“好好。”尼诺轻咳了两声,恢复了严肃的表情,“请讲。”

吉恩点点头,再次讲道:“从前,有一个酒鬼,他特别喜欢在深夜的时候一个人喝酒。每天晚上,他都喝的酩酊大醉,然后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回家。”

“酒鬼啊……”尼诺沉吟了一声。

“酒鬼的家有些偏僻,回家的路上并没有路灯,每天晚上他都是摸黑回家。有一天,这个酒鬼还是像往常一样,醉酒之后准备回到家中,但今天的他觉得有些不尽兴,就算酒馆已经打烊了,他也还想喝酒。他一个人走在漆黑一片的道路上,周围很安静,只有他的脚步声和呼吸声,他左摇右摆地走着,忽然间,他听见一声巨大的声响,那是酒瓶被砸碎的声音。”

吉恩讲的很投入,尼诺也没有打岔,只是周围路过的人眼神都有些奇怪。

“酒鬼开始寻找声音的来源,但因为天色很黑,他没办法清楚的看见。而又在一分钟后,他的身后再次传来了酒瓶破碎的声音。酒鬼呆愣在原地,他听见背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耳边浑浊的呼吸声。有什么在他的身后,他很明白。酒鬼害怕地大喊起来,身体却没办法动弹,知道身后有谁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轻轻问他:‘你,想要酒吗?’酒鬼点点头,在那瞬间,他看到自己的身体被截成了两半。”

说完,吉恩吐出一口气,他拿在手中的烟也已经快被燃尽。尼诺沉默了一会儿后,对吉恩说道:“吉恩,我们先回去吧。”

吉恩挑眉,颇有优越感的问道:“不喝酒了吗?”

“现在不想喝了。”尼诺说着,站起身,“况且,我也有一个故事想讲给你听,想听吗?”

吉恩没有回答,去扔掉了烟头,顺便叫了老板结账。

——

“所以,你要讲什么呢?”两人刚在房间里坐下,吉恩就开口问道,“不会也是鬼故事吧。”

“答对了。”尼诺淡笑着,一只手摸了摸下巴,“害怕了?”

“谁会。”吉恩用手肘顶了一下尼诺的手臂,换来了尼诺的一声痛呼,他的脸上才扬起了有些愉悦的表情,“你讲吧。”

说着,他将手伸进衣兜,准备拿烟。

尼诺笑了一声,将身体靠在沙发背上,缓缓地讲道:“这个故事,是和一个烟鬼有关的呢。”

“哦。”吉恩不为所动,对着尼诺摊出一出手不以为然的说道,“打火机。”

“等一会儿吧。”尼诺轻轻抓住吉恩的手掌,有温暖的温度自指尖传来,“等我先把这个故事讲完再抽好吗?”

吉恩将未抽完的烟叼在嘴里,用幽怨的眼神看了尼诺好一会儿,才耸耸肩将脸偏向一边收回手:“好吧,那你先讲。”

“很久以前,有个烟鬼,他每天都要抽很多的烟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吉恩用很不爽的眼神看着尼诺。

“有一天夜晚,他抽了很多烟,家里面的烟也都已经抽完了。他不想再出门买烟,所以洗漱了一下也准备睡觉了。”尼诺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吉恩的肩膀像是在安抚他,“因为没有烟抽了,这个烟鬼也开始有些失眠了。他将卧室的灯关掉,卧室里漆黑一片,也十分的安静。他闭上双眼,强迫自己睡着,而就在他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他感觉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睡糊涂了吗……”吉恩说着,显然有点没有底气。

“谁知道呢。”尼诺挑眉,嘴角有难以察觉的笑意,“这个烟鬼在迷迷糊糊间,挣开了这只手,可是身后的这个人还是不断的拍着他的肩膀。被扰了清梦的烟鬼有些生气,但他还没转身,他就看到一只手在他的肩旁,手上拿着一根烟。烟鬼一下子高兴极了,他想都没想就拿走了烟去点燃抽了起来。但当他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他回想起了这件事,害怕的大叫了起来。”

“欸?”吉恩有些疑惑地望着尼诺。

“因为烟鬼发现,昨晚他的身后,是一面墙壁。”

“哦……”吉恩听了这个答案,沉默了良久,缓缓地拿下了嘴里的烟,“不,你这个恐怖故事一点都不有趣。”

尼诺倒是无所谓:“毕竟这不是我擅长的事情。”

“不行,我还要给你讲一个。”

“为什么突然较起劲来了。”

“不能有异议。”

“是是……”

——

“唔……”吉恩迷迷糊糊间醒来了,房间里已经有些蒙蒙亮了,大概已经是早晨了,“早上了吗……”

四周十分的安静,只听得见吉恩呼吸的声音。

“尼诺已经回去了吗……”

昨晚他们互相鬼故事,就像是在比赛一样一直讲到了凌晨,最后终于很困了就这么睡着了,甚至都还来不及回卧室。

吉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模糊的视野也渐渐变得明朗起来。他呼出一口气,微微转过头,眼角却瞥见了一只宽大的手上拿着一根烟。

“啊……!”吉恩忽然想起了尼诺给他讲的那个鬼故事,现在这一幕就和他说的一模一样,他的身体不由得一抖,“我,我不要……”

因为害怕,吉恩的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表情也变得僵硬,呼吸急促。

“不抽了么?”

头顶传来了熟悉而又低沉的嗓音,吉恩猛地抬起头,对上了尼诺带着笑意的眼眸。

吉恩这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不是睡在沙发上,而是睡在尼诺的身上。

吉恩的身体斜靠在尼诺身上,肩膀被尼诺的手臂托住,头靠在尼诺的肩膀上。身体就直接坐在了尼诺的腿上,腰被尼诺的另一只手给环抱住,自他的手掌的传来的热度现在也变得尤其的灼人。

——这个姿势真是羞耻极了。

吉恩的脸颊很快就染上了红色,他低下头用手轻轻推了推尼诺的胸膛,用极小的声音说道:“喂,放手。”

“你还好吗。”尼诺勾着嘴角,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刚才被吓到了?”

“没有。”

吉恩的头靠在尼诺的肩膀上,因为现在的状况太羞耻他反而不想动,不知道该怎么行动,只能将脸埋进去。尼诺的手掌轻拍着吉恩,就像是在安抚一只受惊的小动物。

“你还是老样子呢。”尼诺笑了起来,吉恩能感受到他随着笑声起伏的身体,还有他越发收紧的手臂,“很容易害羞这一点。”

评论(4)

热度(87)